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巅峰仙道

第七百八十六章 强势的苏馨

巅峰仙道 寒梅惊雪 6333 2020-03-25 18:12

  

  强势,不会独属于一个人。

当着无数人的面,扬言要斩杀了丹盟的副主事长,这口气,可太大了一些。

元诏冷冷地看向远处,宋夫人已然怒不可遏,用漏风的嘴嗡喝了出来:“哪个狗东西,竟敢在此犬吠!”

风动了。

一道白衣身影骤然出现在宋夫人身边,一巴掌便甩了出去,丹盟的三月三护卫的身影尚在中途,便骤然一惊,连忙护卫,被三名黑衣人猛地轰了出去。

砰砰砰!

三月三护卫竟全无反抗之力,直接砸落在了远处的房屋之中,引起了一阵阵骚乱。

元诏的神魂捕捉到那道白衣身影,在打完一巴掌之后便闪退了回去。

场面静寂!

街道之上,一位婉约女子缓缓踏着碎步走了过来,秀发中分,在脑后挽成发髻,身后与身前垂着长长的发丝,秀发一侧佩戴着珠式发饰,修长的双眉之下是明亮的双眸,搭配上白衣红裙,透着一股清丽与温柔。

脚步轻轻,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那名女子。

在女子的身后,是一位身姿挺拔,俊秀坚毅的青年,宝剑悬腰,双眼冰寒。

“宋夫人,没有了牙齿,你还能说话。若是没有了舌头,不知道你能不能骂人?”女子停下脚步,看着宋夫人冰冷地说道。

“苏馨!你想插手我们丹盟与天门的恩怨?”元诏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由地吃了一惊,连忙喝问道。

“元公子说笑,我苏馨只是在保护万楼之楼而已,元公子是否在南疆待太久了,遗忘了万楼之楼的规矩,需要我帮你回忆下吗?”苏馨笑着说道。

“任何人不得在万楼之楼内动手,这是鼎仙阁的规矩。元诏,你若是管不好自己的手,我可以帮你斩断。”苏若尘冰冷地说道。

元诏面色一寒,宋夫人被苏若尘一巴掌几乎打晕了过去,现在脑子还没有清醒过来。元诏将目光扫向了叶长天,冰冷地说道:“叶长天,你只能靠女人来保护你吗?”

叶长天哈哈一笑,走了过来,不理睬元诏,在大庭广众之下,径直走向苏馨,大声喊道:“苏姐姐,好久不见。”

苏馨微微一笑,伸出双臂,与叶长天轻轻地拥抱了下,旋即分开,彼此看着对方。苏馨眉眼弯弯地说道:“见到你没事,我放心了。”

叶长天点了点头,对一旁的苏若尘施礼道:“这位便是名震玄灵的苏若尘苏大哥吧?”

苏若尘连忙还礼道:“在叶门主面前,谁敢说名震玄灵?苏若尘见过叶门主。”

叶长天与苏若尘寒暄两句之后,转身走向元诏,轻蔑地说道:“元诏,三年前你是元婴期修为,三年后你是出窍期巅峰,你的修为,配不上你的狂傲与野心。你以为在丹盟之中握着大权,便可

以让天门惶恐不安?呵呵,你错了!”

“在我叶长天眼中,你只不过是一个卑劣的上不了台面的小丑而已。若是想与我斗,就好好问问将你扶上副主事长的那个人吧。”

“今日不杀你,不是因为我仁慈,而是因为我想看着你一步步走向毁灭,让你感觉到彻骨的绝望。你若不死,我不登仙!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叶长天看到了元诏眼神之中的惊慌,但旋即便被狠厉覆盖。元诏上前一步,盯着叶长天,冷冷地说道:“叶长天,在这一场斗争中你是必死的一方,因为你杀不了我,也不敢杀我。我不死,我便会将你所在乎的一切,都玩死,包括你的,女人!”

元诏将“女人”两个字咬得很重,眼神之中闪烁着得意。

叶长天猛地一握拳,一股冲天的杀气骤然暴涌而出,踏步,一脚便踢向元诏的裆部!

元诏毫不躲闪,轻蔑地看着叶长天。

紫檀猛地飞来,保住叶长天猛地倒向一侧,叶獓轰出巨锤,一柄长刀撕裂长空,骤然出现在元诏的身前,叶獓感觉到巨锤竟也差点脱手飞出,不由地一惊。

紫檀抱着叶长天落入至一旁,面色惊惧地看着元诏身前的身影。

宁小雪等人护卫在叶长天身前,盯着那突然出现的雄壮大汉,那一柄长刀,竟长达近丈,厚重的刀背,锋利的刀锋,让人吃惊。

“绸月!”

非言惊呼了起来,苏馨听闻之后也是眼神一寒。

大汉拖着长刀,轻轻一点,地面之上便出现了一道深深地裂纹,目光扫了一眼非言,冷冷地说道:“非言,你竟突破了合体期,不错。你是打算背离你的盟誓,对抗丹盟了吗?”

非言面色一暗,连忙说道:“非言不曾忘记盟誓,只是此时我已是自由之身,以后如何,再说以后的事。纵然五年之后,跪死在盟约山前,非言也无话可说!”

“呵呵,不错,是条汉子!”

绸月淡淡地说道,目光扫向苏馨,缓缓说道:“苏馨,你也看到了,刚刚是叶长天先动手的,我为保护丹盟要人出手,没什么不妥吧。”

苏馨虽然吃惊于叶长天突然失去理智的行为,但看到叶长天没有什么大碍,便走上前说道:“真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可以遇到三月护卫的头领。苏馨还是那句话,任何人不得在万楼之楼内动手。”

“既然动手了,那就按照鼎仙阁的规矩来吧。既然没有伤害到这里的商户,那就好办了。丹盟也好,天门也好,三天内送来一亿上品灵石,若是不方便亲自来送,鼎仙阁会去收的。元公子,叶门主,你们以为如何?”

“我没意见。”

叶长天示意紫檀与众人自己没事,想起元诏对唐染云的伤害,竟一时

失去了分寸,恨不得将对方格杀在这里,可元诏虽是小人,也是一个有心计的小人,竟故意逼自己动手。

“我没意见!但叶长天你记住了,今日之辱,他日我会百倍奉还,乾元拍卖堂,也将毁灭,你想涉足中都,呵呵,一辈子都别想!”

元诏说着,便带着宋夫人、谷神等人向外走去。

“元公子,且慢。”

苏馨轻轻地喊道,元诏疑惑地停下脚步,回转身看着苏馨,不由问道:“苏馨,你还有什么事?”

苏馨微微一笑,一边走一边说着:“忘记告诉你了,我是乾元拍卖堂的第三大老板,你若是毁了乾元拍卖堂,我会很不高兴的哦。我下辈子的嫁妆,便指望乾元拍卖堂的分红了,想必元公子不会让苏馨难过吧?”

“什么?”

元诏脸色顿时凝固了起来,苏馨是乾元拍卖堂的第三大老板!

难道说鼎仙阁与天门达成了合作?那第二大老板又是谁?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元诏面色阴晴不定地走了,这一次逛街,不仅没有任何收获,还被人打脸,就连宋夫人都被打得没有了牙齿,真是晦气至极!

绸月收起大刀,刚想离开,便听闻到苏若尘喊道:“久闻绸月修为高深,苏若尘想要讨教一番,不知可否?”

绸月呵呵一笑,腾空而起,喝道:“苏若尘,来吧,我也想看看你的本事。”

苏若尘笑着踏步消失。

叶长天看着远去的苏若尘与绸月,有些担忧地看着苏馨,苏馨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他,他是个武痴,遇到强者总是想要挑战一番。”

“这位便是轻月姑娘吧,果然是温柔如水的女子……”

叶长天将天门众人与苏馨介绍了一番,苏馨笑着跟随叶长天等人进入至了乾元拍卖堂大殿,坐定之后,苏馨才说道:“真想不到,龟灵岛一别之后发生了这么多事。长天,一年多以来,我一直想给你说一声谢谢,如今终于有了机会,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苏馨姐,无需客气,长天所作做的,只不过是努力求生而已。”叶长天笑着说道。

“如果你真的冷酷无情,完全可以丢弃我们一个人独自离去,我相信凭你的实力,完全无需血拼到最后,还差点害死自己。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苏馨微笑着道谢。

“谢什么的太虚了,来点实惠的。”叶长天眨着眼说道。

“哈哈,好吧,那一亿上品灵石,我就不收了……”苏馨看叶长天还有心思开玩笑,便直接答应道。

小月儿等人也来了,大家欢聚一堂,一夜畅饮。

翌日。

叶长天与林轻月等人在朝瑶殿大庆,欢迎所有加入至天门乾元拍卖堂的炼丹师、客卿,并兑现了自己的承

诺,通元丹丹方、药草与天阶初期功法。

一时之间,朝瑶殿大喜,庆典持续了整整一日。

腊月三十,除夕。

乾元拍卖堂早已布置一新,在广场处更是以花盘吊篮围城了通道,红毯铺街,窈窕女子时不时地出现在外,清一色高挑秀美女子。

叶长天与小月儿在朝瑶殿内商议着晚间拍卖会的细节,最终小月儿被叶长天说服,由小月儿亲自负责拍卖现场,而叶长天隐藏幕后。

这是一次观察中都势力的大好机会,任何拍卖场的竞拍,都不是单纯的需求问题,背后还隐藏着深深的纠葛。

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对手好过,更没有人希望自己的仇人得到提升的机会。

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能透漏出自己的好恶,区分出各大宗门之间的敌友。

分化瓦解,合纵连横,叶长天也想用用。

毕竟,中都之地不是西灵弹丸之地,其涉及的势力之多,修士之广,传奇之众,难以计数。

叶长天的玄灵传说在四方大陆或许有不少势力会崇拜,忌惮,但放眼中都,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天才,是时事风波将叶长天三个字推向了巅峰而已。

浩荡无边的中都大陆,庞大的修士基数,量变到质变,总是会涌现出一批批让人仰望的耀眼存在。

与中都无数天才相比,叶长天的名声与传说虽广,却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尊崇。

在玄灵天才风云榜中,叶长天的名字只是排在了三十三位,远不及中都豪门的天才。

乾元拍卖堂除夕夜,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除了乾元拍卖堂那惊世骇俗的拍卖品外,便是玄灵天才的汇聚。

傍晚时分,惊动玄灵与中都的大幕,缓缓拉开。

跨新年的拍卖,像是宣告玄灵,新的一年,是一个新的纪元。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