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霸宠之重生小娇娘

第一百九十九章 萧文轩来了

霸宠之重生小娇娘 敏修 6175 2020-03-25 19:01

  

  柳若溪忍着眼泪,“我怕你不相信,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太匪夷所思了,如不是大哥说新月国,我打算这辈子都不告诉你。”

柳清扬压下震惊地心,“那你梦里知道定国府是谁和新月国的认联系的吗?”

柳若溪摇了摇头,“不知道,大哥我觉得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定国府肯定被冤枉的,但到底是谁害定国府?”

柳清扬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看来这件事需要找萧文轩商量一下,如果真是朝里的人,我觉得他并不是想害定国府。”

柳若溪眉头一皱,不确定说道:“大哥的意思父亲挡了被人的路了。”

柳清扬点了点头,“你知道怎么联系他吗?明天之前我们要商量出一个对策出来。”

柳若溪想到了紫衣,紫衣是萧文轩的人,他应该有办法联系上萧文轩。

柳若溪朝着门口喊了一声,“青梅,你让紫衣过来一趟。”

“是。”

不一会紫衣推门走了进来,福了福身子,“小姐你找奴婢?”

柳若溪点了点头,“紫衣你知道怎么联系你的主子吗?我有急事。”

紫衣点了点头,“奴婢这里有专门传消息的烟火,主子看到就会赶来的。”

柳若溪激动地朝着柳清扬看了一眼,柳清扬点了点头。

柳若溪朝着紫衣说道:“去放吧。”

紫衣福了福身子,朝门外走去。

烟花是夜楼专门研制出的信号,一般小事情用的都是红色,稍微大点得事情都是黄色,除非特大事情用蓝色的,

紫衣犹豫后拿出了蓝色烟火,朝着天空放了出去,天空中出现了蓝色烟花。

萧文轩都要歇下了,若风匆匆地走了进来,“主子出事了。”

萧文轩微微一皱眉头,“何事惊慌?”

“有人放出来蓝色烟花,位置好像是定国府。”

若风话音刚落,萧文轩就不见了身影,若风惊的张大了嘴巴,感叹道:“主子武功看来又进步了。”

柳若溪和柳清扬着急地在屋里等着,见一影子一跃而进。

萧文轩匆匆地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柳清扬一怔,走到柳若溪身边上下看了看,“怎么了?受伤了吗?”

柳若溪稍微躲开了一些,淡淡地说道:“我没事,找你来是有事要说。”

萧文轩尴尬地收回了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柳清扬内心很无奈,如不是有急事自己才不要当一个电灯泡,假装咳嗽一声,“那个我还在。”

萧文轩这才看向柳清扬,不自然地笑了笑,“大哥这么大的人,我当然看到了,你们这么急找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吗?”

提到正事,柳清扬严肃起来,“父亲出事了。”

萧文轩心一咯噔,着急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柳清扬叹了叹气,“新月国的人时不时地偷袭,粮草被烧。”

萧文轩愤怒地捶了一下桌子,“怎么会这样,那父亲有事没?”

柳若溪道:“父亲暂且没事,我们现在担心地是粮草被烧,皇上会不会怪罪父亲?我和大哥都怀疑粮草被烧不是新月国的人做的。”

萧文轩眉头一皱,“你们有怀疑的人?”

柳若溪恼怒地拍了拍自己的头,前世为什么不多关注点朝廷,现在也不会这样手足无措了,万一定国府又掉入了别人的陷阱,那自己重生归来有什么用。

萧文轩忙上前阻止,心疼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在着急也不能打自己。”

柳若溪推开了萧文轩,懊悔地说道:“你不懂。”

“是,我是不懂,你从没有真心实意地给我说过,我怎么会懂。”

柳清扬看气氛不对,出声提醒道:“你们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解决粮草被烧的事情要紧。”

萧文轩无奈地叹了叹气,“对不起,我失态了。”

柳若溪被萧文轩的话震在了那里,重生以来还没有见过他这样发过脾气。

萧文轩见柳若溪没有说话,看向柳清扬说道:“我希望大哥给我说实话,这样我才能帮到你们。”

柳清扬看了一眼柳若溪,见她点了点头,这才说道:“若溪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定国府因为这件事被定了死罪,说是卖国通敌。”

萧文轩难以置信地看向柳若溪,柳若溪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梦里还有别的线索吗?”

柳若溪不知道要不要把其他的事也告诉他们,可是现在不说,万一到时候定国府真的有事,那自己岂不是成了罪人了。

柳若溪犹豫再三还是想好告诉他们,“我梦见萧林做了皇帝,通敌的是大伯父柳柏铭。”

柳清扬和萧文轩都震惊地看着柳若溪,“你是说萧林做了皇帝?那太子……”

“病逝了,定国府除了我还有大姐、二姐其他人都死了。”柳若溪说到这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低低地哭泣起来。

萧文轩心疼地抱住了柳若溪,拍着她的背,“没事了,梦里都是假的。”

柳清扬紧了紧拳,“梦虽是假,但我觉得事情肯定和大伯父有关,我现在就去找他,问问他到底在做什么?”

萧文轩阻拦道:“大哥,你别冲动,我们坐下来慢慢商量个对策。”

柳若溪擦了擦眼泪,说道:“大哥你听萧文轩的,千万打草惊蛇了。”

柳清扬叹了一声,“那你们说怎么办?”

“如果这事真的和萧林有关,那我们得从长计议,父皇这段时间并没有在宫里,一切都交给了太子处理。”

柳若溪疑惑地看着萧文轩,见他说这样的事脸上并波澜,难道他一点不想要那个位置吗?

皇上现在什么都交给太子,难道皇上有心禅让,可是上辈子没有这样的事,皇上也没有出过宫,这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萧文轩这样说也是想让柳若溪知道自己真的一点也不在意那个位置,也让她放下心里的顾虑。

柳清扬满意地看着萧文轩,想到明天见不到皇上,那事情还如何禀报。

“难道明日我直接去找太子吗?他会不会帮我们?”

萧文轩也调查过太子,可是不知道他隐藏太深还是他真的很干净。

柳若溪想到太子还欠自己的条件,看来这次要用上了,“明日我去找太子。”

“不行。”萧文轩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想到太子萧凌天看柳若溪的眼神,萧文轩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

柳若溪不知道萧文轩为何拒绝,“他还欠我一个要求,如果他信手承诺就一定会帮父亲。”

萧文轩酸酸地说道:“难道不知道他对你的心思吗?你还往上扑。”

柳若溪真是被弄得哭笑不得,还以为他是因为其他事情原来是吃醋了。

柳若溪叹了叹气,“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我们需要他的帮忙,我这段时间和他接触发现他是好人,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萧文轩不自然地扭向一边,冷哼一声,“你还被着我和他见过面了?”

柳清扬快要被这两个人给气着了,猛一拍桌子,“你们两个够了,现在说正事那。”

柳若溪瞪了一眼萧文轩,“我决定了明天去找太子。”

萧文轩无奈地叹了叹气,“好,那我陪你一起去。”

柳若溪知道萧文轩这样也算妥协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那你们都有事情了,那我做什么?”

柳若溪突然想到柳溪月和自己说的话,朝着柳清扬说道:“大哥你这段时间多派人跟踪柳瑟舞,溪月和我说她好像在做什么不利我的事情。”

柳清扬爽快地一口答应,“好,柳瑟舞那边交给我,你就放心吧。天色不早了,都早点休息吧。”

萧文轩不舍地看着柳若溪,“那我先回去安排,明日派人来接你。”

柳若溪点了点头,“好。”

天微亮,柳若溪就起来了,柳若溪心里有事怎么睡都睡不着。

紫衣给柳若溪边梳着头边说道:“小姐,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相信主子会有办法的。”

柳若溪不是不相信萧文轩,只是不想让他太累。

“紫衣我知道了,今日你就和我一起进宫吧。”

紫衣福了福身,“是。”

柳若溪看到来接自己的人一怔,“若风你怎么亲自来了。”

若风拱手说道:“主子不放心别人来,他自己又走不开,只能是属下来了。”

“辛苦你了。”

若风笑了笑,“小姐客气了,这个是属下该做的。”

柳若溪坐上马车,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不知道太子会不会帮自己,如果皇上在的话柳若溪倒不担心什么,父亲毕竟是萧文轩的义父,他看在这方面上也会好好调查的。

紫衣担心地看着柳若溪,“小姐,你别紧张。”

柳若溪勉强地笑了笑,“嗯。”

柳若溪这次进宫和上次不一样,这次是萧文轩请进去的,一路上也没有走路,到宫门口换了小轿,直接坐到了文轩殿。

萧文轩正着急地等着,看到柳若溪忙迎了上去,“你终于来了,路上还顺利吗?”

柳若溪觉得现在的萧文轩都不是自己认识那个人来,变的不稳重。

“为什么这么担心,路上有若风的保护不会出什么事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