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黎明之剑

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计划

黎明之剑 远瞳 6294 2020-03-25 15:31

  似乎有轻柔微凉的风吹在自己的脸上。

  已经多久没有如此轻松地呼吸过了?有多久没有如此舒适地躺下?多久没有如此安然,惬意――所有的疼痛和疲劳都已远离,所有的沉疴旧疾仿佛都已痊愈。

  记忆中,类似的感觉似乎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这孩子与土地在一起是有福的,他承着丰收女神的恩泽……”

  蓦然间,一个沉淀在记忆深处的声音突然闯入脑海,将混乱松散的思绪重新整理到了一起,那种分不清虚幻现实的感觉一下子消散了,吹在脸上的风也变得真切起来,且隐隐约约有绿草和泥土的气息钻入鼻孔――诺里斯突然张开了眼睛。

  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在视线中延伸开来,确实有微风吹拂在这片大地上,草叶在微风中泛起阵阵波浪,远方伫立着奇特的、仿佛是由色块拼接起来的山峰,天空的云层间还可看到气势恢宏的公式与符文阵列,一轮光芒柔和的巨日正缓缓划过天空,而自己正躺在这片陌生的天地间。

  诺里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醒来,困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他记着那些在自己眼前晃动的人影,记着玛格丽塔与贝尔提拉在床榻旁的低语,记着自己正走在生命的最后一声长叹中,伴随着不断涌起的困惑,他从草地上起身,站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灵活――这感觉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过了。

  附近有一座小小的土坡,站在高处应当能看到更多东西,诺里斯迈步朝那边走去,他轻松地走到了土坡的顶端,然后发现在微微起伏的丘陵对面,竟有人烟。

  ――一大片漂亮的城市正静静地躺在平原上,被宝石般晶莹剔透的河流与湖泊环绕着。

  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好看吗?是他们根据记忆里的模样造出来的。”

  诺里斯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他立刻转头看去,却看到自己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影,那是个从未见过的年轻女孩,穿着朴素的白色长裙,一头如雪般的长发一直垂至地上,她站在那里,正眺望着远处那座美丽的陌生城市,有单纯而快乐的笑容浮现在脸上。

  注意到诺里斯的视线,女孩回过头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好,我叫娜瑞提尔。”

  然后她又指向诺里斯身后:“他是杜瓦尔特!”

  诺里斯疑惑地回过头,却看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也多了个人影,那是个穿着朴素长袍的老者,他面容慈祥,带着微笑,正对自己微微点头。

  “我……”诺里斯张了张嘴,却不知该从何开口,他疑惑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最后摇了摇头,“这里是神国吗?丰收女神的神国?”

  “这里不是神国,但也是个非常好的地方,”自称娜瑞提尔的女孩笑着说道,“不过我们只负责把你接到这里,具体的情况有人会对你解释的。”

  诺里斯皱了皱眉:“有人?”

  娜瑞提尔笑着点点头:“他已经来了。”

  话音刚落,自称娜瑞提尔的女孩和名叫杜瓦尔特的老人已经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诺里斯视线中,后者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等他刚把手放下,却看到一个熟悉而魁梧的身影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且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自己。

  “陛下!”诺里斯立刻认出了对方是谁,在惊讶中下意识叫了一声,“您怎么……”

  “我来看看你,”高文微笑着点了点头,“很遗憾,我在现实世界没能及时赶到。”

  “现实世界?”诺里斯眨了眨眼,看着四周,“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这里……”

  “这里是帝国数据网络形成的心智空间,”高文笑着说道,“诺里斯,看样子你平常也无暇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啊。”

  诺里斯皱着眉:“我好像听人提起过……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简而言之,你在现实世界已经死去了,几个小时前的事情,”高文注视着老人的眼睛,语气平静地说道,“但我擅作主张,让你以另一种形式‘活’了下来。”

  ……

  解释清楚这一切并没有花费高文很多功夫,而当知晓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之后,诺里斯一时间沉默下来。

  看着陷入沉默的农业部长,高文在短暂停顿之后开口说道:“我从贝尔提拉那里听到,她曾私下里建议你使用生命置换的法术,从志愿者身上汲取生命力,但被你拒绝了。”

  “是的,陛下,这是一件不能开头的事情,”诺里斯坦然说道,“有些东西永远不能当成价码,即便是志愿者的生命。这东西的诱惑力太大了,一旦‘以命换命’这种行为被允许,甚至哪怕是被默许,都会导致它迅速被滥用――会有人被迫变成‘志愿者’,或被迫变成‘死刑犯’……”

  作为一个从社会底层挣扎上来的人,诺里斯实在是见过太多类似的事情,一个传教士会轻而易举地给一个平民编织罪名,然后“合理合法”地侵占他的田产和房屋,就连富有的商人也会被神权和王权勒索,隔三差五就要“自愿”向教会或国王捐献财物――钱财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比那更宝贵的生命?

  他相信,亲手打造起“塞西尔秩序”的高文肯定比他更清楚这些事情。

  “你的判断是正确的,”高文对诺里斯说道,“贝尔提拉犯了个错误,我很高兴你没有误入其中。”

  “但您还是让我的灵魂‘活’了下来,活在这个‘心智空间’里,”诺里斯看了看四周,忍不住说道,“我想知道,您是只打算在我身上这样做,还是打算把这种技术应用开来?”

  曾经的诺里斯虽然读过书,做过教会侍从,但也脱不开平民思维的桎梏,可在做了这么些年的农业部长,亲眼见证过一个国家的建立过程之后,他早已学会了用更深远的眼光来看待事物――在高文保留自己灵魂的举动背后,他隐约觉得这应该还有更多考量。

  “这是一个更加长远的计划,”高文坦然说道,“我把它称作‘不朽者’计划。

  “简而言之,在获得永眠者的关键技术并建立叙事者神经网络之后,我打算建立一个特殊的‘灵魂数据库’,将杰出的或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人才以网络心智的形式保留下来,让他们能有机会继续为帝国服务,这些人就被称作‘不朽者’。

  “你是第一个,诺里斯。

  “这也算是我对未来世界变化做出的一些准备――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并不太平,作为一个还不够强大的国家,我们得多做准备才行。”

  “不朽者……”诺里斯下意识地重复着高文的字眼,又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担忧,“可是我担心这会影响到我们的社会秩序――从某种意义上,在网络中获得长生也是一种‘生命筹码’,而且按照您的说法,‘不朽者’本身在生前又有着特殊的地位和影响力,这样的东西……是否也会被滥用?”

  “任何好东西都有被滥用的风险,区别只在于它们是否有机会得到管控,而和贝尔提拉那种私下容易操控的生命置换法术比起来,至少依赖于国家体系的不朽者计划更容易得到控制,”高文对诺里斯的质疑并不意外,他坦然说着自己的想法,“政务厅那边会同步建立一套管理的流程,以确保‘不朽者’不会和现实世界的社会秩序冲突――当然,这恐怕需要很长时间,而且在漫长的未来里,这些制度也会经历一次次的破坏和修复,这些都要在我们的考虑中。

  “而作为第一个不朽者,诺里斯,很抱歉在这之前我们并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后续的不朽者都会遵从自愿原则,而且会明确地制定出‘灵魂再生’之后的责任、权利和义务,这也是让不朽者计划得到正规控制的重要一环。

  “另外,也是为了防止不朽者影响到现实世界的社会秩序,诺里斯,我会收回你农业部长的职务,会有继任者按照合法流程在现实世界取代你,而你则可以以顾问的形式有限参与到政务厅的事务中――我们先这样运行一段时间,以观察这样的流程是否合理,如果出现问题,我们还可以慢慢调整。

  “最后,生存在叙事者神经网络中的不朽者们也会受到社会秩序的约束。你应该已经看到了,这个世界有城市,将来自然也会有居民――他们是作为‘短期居民’接入网络的‘用户’,以及作为这个世界‘长期居民’的不朽者,政务厅会在这个特殊的世界建立起和现实世界类似的管理机构,到时候你会发现生活在这里也和生活在现实世界没有太大不同。”

  诺里斯认真听着高文的每一句话,他尽可能地想象着那是一个怎样的未来,却发现即便有了这些年扩展开的眼光,他也很难跟上高文的思路,他只能大致想象到一些颠覆性的、前所未有的“前景”――世界一分为二,现实世界和网络中的心智空间同步运行,无数人同时生存在这两个世界里,所有的知识和想法都会以空前的效率得到交流、分享。不朽者长期生存在网络中,这甚至有可能会诞生一个全新的“族群”,而未来的塞西尔要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或许就是让这个全新族群与社会秩序之间达成平衡……

  有些挑战,是值得期待的。

  而在诺里斯努力构思未来的同时,高文的心中也在思绪起伏。

  不朽者计划……这是一个大胆而野心勃勃的计划。

  杰出的人才将得到保护,宝贵的知识将得到更彻底的利用,它本身还可以起到巨大的奖励作用和人心激励作用,乍看起来,几乎全是优点。

  但风险也潜藏在这些激动人心的优点深处。

  正如诺里斯第一时间担心的――这颠覆性的、让灵魂永生的技术很可能会和现有的社会秩序产生冲突,并在未来的某一天发生滥用、失控的危险。

  为此,高文必须带领政务厅制定出一大堆的条条框框来约束不朽者,严控渠道,防止它阻塞现实世界的阶层流动,防止它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相对公平的社会秩序,防止它成为权力失控的宣泄口……

  但即便风险很多,高文也还是决定开启这个计划,并让它成为塞西尔帝国重要的“储备力量”之一。

  这个世界并不太平,而人类……在这个不太平的世界上并不是多么强力的物种。

  历史悠久传承丰富的精灵,个体力量极端强横的巨龙,神秘强大永生不死的海妖……有太多种族比人类先天条件优秀,而且他们本身还拥有着极为先进的文明。

  他们另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寿命长久,格外能活。

  随便哪个个体只要活到成年就能积累起人类几代人的知识和技术。

  尽管现阶段塞西尔帝国和这些势力的关系都不错,但这并不能让高文高枕无忧,因为他还记着不久前的龙裔们是如何一眼就看穿了塞西尔帝国的那些投资计划和贸易方案。尽管最后龙裔们还是答应加入了塞西尔结算区,表面上看起来是落入了塞西尔人的货币围城,然而种种迹象表明那位巴洛格尔大公根本不是落入了“陷阱”――龙裔们既然能从经验上看透塞西尔人的投资计划,那想必对人类在货币方面的小伎俩也不陌生,他们轻描淡写地接受结算区,只能说明……他们对此并不在乎。

  他们背后可能就站着塔尔隆德的巨龙,他们的群山深处说不定就埋着全大陆人类加一块都打不过的“古代超武”。

  高文很希望和那些种族维持长久和平,但有句话他很清楚:想和平也是要有和平的资本的。

  塞西尔帝国需要一些属于人类自己的“特殊底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