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魔幻星际

69 民国谍影(5)三合一

魔幻星际 流浪的蛤蟆 16330 2019-10-21 13:00

  

  民国谍影(5)

提前配出来的两种药,du烟是引子,丸药缓解痛苦,但却是一剂催化剂,吃进去暂时无碍,但两个小时候心脏就会慢慢停止跳动,神仙难医。

那么点功夫,也不可能就制出那么多的药丸子。这船上可好几百人呢。

因为一身白大褂,带着个药箱子,再加上守卫各自都有些不舒服,她顺利的走到了船头,以帮着守卫检查的名义,偷偷的将小□□包安放好,然后给这些人散了药丸子。

此时,船已经动了。

du烟弥漫,便是几名医生,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症状。所以,他们会给出建议,叫船远远的驶向上风口。

得抓紧了,再不抓紧,外面的情况就会被里面探知的。

她快速的将每层都放一点炸|药,这个时候,船在海上,凡是在船上的人,他们自认为都是rb人,防卫是最松懈的时候。

放好了炸|药,然后下了船舱,给了在船上工作的几个船员几粒药,叫他们化成水分着吃,因为药不够了。她得做皮艇返回再去取药。

这些人难受的上吐下泻,肚子里翻江倒海感觉肠子抽的都打结了,这种时候一个说着地道日语又给大家吃了缓解药丸的大夫,谁去怀疑她?还帮着把皮艇放下去,看着她顺利的下去了,这才罢了。还别说,药才喝了两口,觉得是好多了。

皮艇小,速度比大船快的多。林雨桐开出好几十米远,这才打开医药箱,里面有手|榴|弹。拉开弦,一手抓着医药箱,一手奋力的扔出去。

完美的抛物线弧度,手榴弹落到了船头上,‘哄’的一声炸开了。手榴弹的爆|炸引燃了放在船头的炸|药包,造成了二次爆炸。这边还没反应上来,便如同连锁反应一般,三炸四炸……接连而起。

冷子秋和白雪梅正跟对方缠斗,就远远的听见了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那巨大的火光远远的都能看见。

那样的爆炸?谁能活着!

白雪梅跟疯了一样,下手再不犹豫,无所不用其极的杀杀杀!管你是不是自己人!

冷子秋手起刀落,逮住这些人看着外面震惊的一瞬,毫不犹豫的就杀!

而后,两人站在船头,看着兀自有小型爆炸不时发生的远处。

白雪梅问:“还有生还可能吗?”

冷子秋动了动嘴角:这样的爆炸,几乎是没有生还可能的。便是尸骨只怕也无存了。

“那要万一呢?”白雪梅问说:“要万一还活着呢?”

冷子秋看着码头:“那咱们只能给她争取逃跑的时间。”

所以,得炸了码头!

是!船怎么炸的已经不好查了,但是如果码头炸了,rb人会知道,这主谋还在沪上并没有离开。注意力会被吸引过来,只顾着逮活着的了,不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海上的残骸上。而且他们会想,是不是船在码头上就被人动了手脚了。所以,去海上搜捕的可能便不大。

而此时,被一阵阵余震震的抱着医药箱飘在海里的林雨桐,才冒出头来,就看见码头上爆|炸骤起。

夜色弥漫的海上,这就是自己逃跑的契机。

尽力的游过去,皮艇被震的飘远了,幸运的是,没有被震翻。重新上了皮艇,沿着海岸线一直朝北而行。

大码头不敢靠,小码头也不敢靠。得在距离岸上不远的地方,将这皮艇丢弃了,然后游到岸边去。

此时,得是凌晨四五点吧。潮涨潮落,靠着潮汐,能省很大的劲儿。

白大褂,身上繁琐多余的衣服都不能要了。就是衬衫勒紧,裤子绑紧,脚上的鞋也一并不要了。医药箱得带着,万一游累了,这玩意帮助漂浮,能救命。里面放着一些美金和法币qiang和子弹,另外还有少量的药品和一套在医院顺手偷来的手术刀。

地图是她早就烂熟于心的,知道从那个方向走多远,是什么样的情况。这里,就是个靠海的贫瘠的小村落。因为附近的海域水浅,大型航船距离这里都很远,所以,这一块很几乎是没有什么兵驻守的。

如此游了得有一个小时,中间休息了三次,这才到了岸上。

岸上空无一人,村落里,连鸡叫声都没有。天还没亮呢。

这幅样子不能被人看见,上了岸,左右看看,只见那不远处一站灯亮着,那是灯塔,这黑灯瞎火的能看见的也只有它了。灯塔一般都建在高高的海崖上,林雨桐从这里看,那下面确实黑漆漆的,如一头蛰伏的怪兽。

去那里!那里人迹罕至。

上海崖只有一条小道,到了上面,却见一座小小的庙宇在上面,收拾的整整齐齐,应该是有人住才是。

才要进去,就听到里面一个苍老的女声道:“谁家的女伢子,天不亮跑上来做什么?”

林雨桐脚步一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扶着墙摸索着走出来。

这是个瞎眼的老太太,林雨桐不说话,一说话口音就听出来是外地人。

白太太就叹气:“半夜跑到这里的,都是不想活的。你说你年纪轻轻,苦日子熬熬总能过去的。回去吧,想开点……男人被抓壮丁了,也不一定就都送了命……觉得一个人过不了日子呢,就去秋山的庵堂,都是女人,抱团好过活……”

说着,老太太就坐下,坐在门墩上,对着海的方向叹气。

眼睛瞎的人耳朵灵,她听出自己是女人,还是个脚步轻盈有力的年轻女人。

林雨桐不敢在这里多呆,跪下磕了个头,多谢老人家指点。也叫老人家不往别处想,再怀疑什么。

老太太又是一声叹气,摆摆手。林雨桐迅速就下去了,也不知道秋山在哪里。

此时天亮了,有几个半大的孩子在海边捡海货,看见林雨桐都指指点点。当初为了完成任务,把一头的头发都给剃成了板寸,之前一直戴假发。如今假发早就掉海里去了,才过去没多少日子,头发长长也有限。

这么着,还真像个出家人似的。

有孩子就说:“那就是秋山的尼姑,我婶婶就去秋山当尼姑了。”

林雨桐就过去,问说:“你婶婶叫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我婶子叫菊花……”孩子没啥心眼,见有人搭话,他就回了一句。

“菊花,我想想……”林雨桐装作想了半天的样子,然后才摇头:“……你大概弄错了,我不记得谁叫菊花,你婶婶应该没在秋山当尼姑……”

“就在秋山……”那小海朝北指了指,“那座山……我们常过去玩,咋可能弄错?”

哦!那就是秋山呀。

她奔着秋山的庵堂而去,那另一边的胡木兰,又是一晚上没睡,等着那边的消息。

许丽丽没敲门就直接进来了,手里拿着电报念到:“任务完成,妖狐陨落!”

胡木兰蹭的一下站起来:“完成了?”

许丽丽点头:“是!”

“妖狐陨落?”胡木兰扶着椅子的扶手站起来,问说。

许丽丽点头:“……是!妖狐陨落。”

胡木兰将领口扣住,端正的戴上帽子:“令……其他人员马上归队!”

许丽丽犹豫了半晌才道:“上面来电,责问为何炸毁了码头。”

胡木兰皱眉,“不用理他!”然后又问,“上面的消息来了没,当时到底什么情况。”

许丽丽将另外一份电文拿出来递过去:“……看上面这信息,先是du烟,再是海上爆|炸……最后才是码头爆|炸……应该是混上船的只有妖狐……后来码头爆|炸应该是白和冷一手干的……两人目的在于为可能存活的妖狐赢得一点时间……”

胡木兰拿着电文:“那怎么能确定妖狐死了?”

许丽丽又拿出一份电文,“这是王曼丽截获并破译的rb电文……电文上称,他们将附近的海域都搜了一遍,无一人生还……而且,那么大规模的爆炸,又没有时间做定时炸|弹的情况下,爆炸的时候,妖狐一定在船上……便是侥幸下了船……那振**及的范围,她也逃不脱的……”

“若有人接应,是来得及的!”胡木兰怒道:“白雪梅和冷子秋是干什么吃的?”

正说着话,电话响了。胡木兰一把接起来,那边暴跳如雷:“胡木兰你什么意思?你的人跟疯狗一样,我这边折损了十二个外勤人员,他们没死在敌人的枪口下,却死在你的人手里……我要去重青,咱们找局长评理去……”

“他们是看门护院的狗,死了也是活该!”白雪梅和冷子秋肯定是遇到这些人,碍手碍脚之下,没来得及救援,“不就是告状吗?告去呀!我不光要找局长,我还要找w员长!”

这边胡木兰气的扔了电话,边上的另一部电话又响了,许丽丽过去接起来,见胡木兰摆手,就是不想接的意思。她忙道:“您好,我们长官不在……”

“那你转告胡木兰,我们中tong这次损失了二十人,你叫她胡木兰给我一个交代……”

这是说那天恰好在码头,莫名其妙丧生于爆炸中的人员。

电话里的声音震天响,许丽丽不用转告胡木兰也听的见。她冷笑一声,都是去给达官显贵看货去的,死了便死了!她直接拔了电话,抬腿就往外走:“走!去重青!”

两个月后,天已经冷下来了。重青某礼堂,胡木兰带着冷子秋和白雪梅从外面进来。此时,整个礼堂里都已经坐满了人。这三个人从外面进来,一脸的肃穆。后面两个年轻的女上尉还抬着一张巨大的照片进来,然后直直的往前面去了。

坐在中间位置上有两个年轻的男军官,一个探出头想看清楚照片,一个拉着这人说话:“别看了,一会儿肯定摆上去。”

“照片上……那谁呀?”这个探头的年军官面色有些苍白,像是大病初愈,回头就问了一声。

“就是来的路上跟你说的……四朵金花,为党国捐躯的就是其中一个……狠人呐,一个人炸了一船人,还都是有些身份的rb人……就是那个九尾妖狐……”

这军官点点头,转过头去,那照片果然已经摆在上面了。

边上的人还嘀咕:“别说,长的还不错,怪可惜的。”说着,又道:“老金啊,你这次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月,收获还是不小的吧,这回嘉奖下来……怎么着也得是个中校吧。”

被称为老金的军官摆摆手,只笑了笑,又盯着那照片看:“知道这个九尾狐妖叫什么吗?”

“这倒是不清楚……”边上的人就道:“那位胡长官把她这几个高足看的很重,原本想当秘密武|器用的,谁知道为了那事……折进去一个……”说着就狐疑的看他,“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老金又看了那照片一眼,诚恳的道:“长的确实不错。”

边上的那个差点笑出来,“我觉得那个前凸后翘的更不错。”

老金笑了笑,一半的时间,都是用余光看向那张照片的。那照片的女人一身军装,飒爽的很,五官分明,格外引人注意的便的是她的一双眼睛,黑黝黝的,坚定里透着几分看不透的深沉。

这照片是那次体检的时候照的,很鲜明的一张脸。

老金的左手抓着右手的拇指,并没有转。心思正在翻飞,突然听到上面报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林雨桐……”

他的手一下子就松了,此人要真的是她,那她就一定没死!

林雨桐不知道有人已经认出她了,她这会子正在庵堂的厨房里。花衬衫,灰裤子,黑布鞋,还没有长起来的头发,这会子用一块蓝底碎花的布包着。

这段时间,她就栖身在这庵堂里。每日里,也就是给大家做做饭,再没别的活干了。住在庵堂里的女人都出家的,不过是男人们被抓走了,大家搭伙过日子的意思。这里地形险要,上山只一条小道。庵堂的后面有一股泉水,吃水没有问题。大门一关,别的地方是上不来的。这里又有通往后山的密道,是女人们安身自保的好地方。林雨桐一个人安顿在厨房边的柴房里,因为手艺好,在后山总能有点收获,不拘是野菜还是野兔,弄回来总能打牙祭,厨房干脆就给她管了。

如今这世道,是吃不饱的,一天就两顿饭,早起一顿,傍晚一顿。林雨桐大部分时间在后山里找吃的。对她而言,逮兔子捞鱼都是很简单的事,早早把这些弄好,然后她就干自己的,找药材,做成药膏,晚上得涂抹在手上。手上握过qiang的痕迹太明显了。她得把这双手改造成握锄头的手,做饭洗衣的手。还有这张脸,得微调一下。对着一块破碎的镜片,哪里敢给自己大动?调整再加上化妆,叫人猛一看,只觉得像,特别像,但不能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那这就算是成功了。

因此,她这两个月,一边养头发,一边小心翼翼的做改变。

这一呆就是两个月,她还心说,再等一个月,等头发再养养,能梳成齐耳短发的时候,就得走了。从这里离开,去找四爷去。

却没想到,一个意外的契机,叫她提前离开这里。

庵堂里的主持,在山下也有些老关系的。以前的时候,庵堂里也是靠山下的大户人家供养的。这一日,老尼姑就吩咐了,叫林雨桐做一桌素席面,说是有贵客来。

林雨桐就应下了,这老尼姑其实挺开明的。她自己吃素,林雨桐用小炉子只给她做素的吃。其他人老尼姑不拘着,能弄到肉就吃呗。便是没有鱼没有兔,海货大部分也都是荤的。她看的开,总说活着就好,什么素的荤的,能活人就行。

难得这么正式的叮嘱一回,林雨桐就给做了一席,四凉四热两汤,一样素包子,一样小馒头。

结果吃了饭了,老尼姑就叫了,说是前面的客人要见。

之前林雨桐就听说了,今儿来山上的是原来山下的一户姓孙的人家。孙家儿子出息了,在平津开了一家车行。这儿子又孝顺,在父亲去世之后,怕老太太在老家人没人照看,三年前连老太太一块接去了。每年这个时候,老太太都回来祭拜老爷子。那老爷子就埋在秋山的半山腰,平时姑子帮着打理不叫长荒了。这老太太回来也不亏待,米面油各色的都往山上抬。

今儿孙老太太吃了林雨桐的素菜,是真觉得好。

“……我是吃斋念佛的,却不能叫儿孙跟我这吃素。儿子说我找个做素菜的,可在那边找了几个,都是没滋没味的。难得在这里遇到了……既然不是出家,倒不如跟我去吧……”

在大户人家帮工管吃管住不算,薪水够养一家人的。

不知道多少人眼红。

老尼姑哪里有不愿意的,赶紧应承:“这人尽管用,她是娘娘庙里瞎嫂子的侄孙女,投靠来的。如今连瞎嫂子上个月也没了,这孩子是个好的,这么远的路,背着瞎嫂子过来,一伺候就是一个月,那个精心哟。”

有孝心的孩子坏不到哪里去。

老尼姑还推了推林雨桐:“玉娘,还不赶紧应承。”

这个‘玉娘’的叫法,是瞎子婆婆给的。林雨桐之前上了秋山,安顿下来之后,就天天往那边跑,给瞎子老太太送饭。老人家住在上面不下来,都是村里人,隔上十来天上去一次,给老太太送点干粮。这么大年纪了,那么过活肯定不行。林雨桐就以捡海货的名义出来,给老太太送饭。三五天之后,老太太就知道她不是附近的人了。

但对着一个孤老婆子这么心软的人,会是坏人吗?

老太太眼睛看不见,但是心里亮堂:“……我娘家在山后面,我弟弟一家就在那边住,两口子和睦,生养了个儿子,给儿子成亲,生下个闺女,那孩子要是活着,也跟你差不多大了。可惜,一个村子……都被杀了干净……一家五口子,死的干干净净的。我去给收尸的,就葬在村头的北坡上,姓林的一户人家就是。那孩子叫玉娘,那时候,她还没成年,没立碑……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个来处,便没人难为你……别担心没人信,去收尸的时候我眼睛还没瞎,娘家人没认错……我就死了男人死了丈夫,如今连娘家也死绝了,回来哭了两天眼睛就越来越不行了……人都知道我娘家人死了,但是死了几个也没人知道……”

这样啊!

后来,她还带着老太太翻山去祭拜了一次,认下了地方。回来老太太的精神头就不行了,又磨了一个月,就撒手人寰了。

林雨桐把老太太葬到林家的祖坟,又留在庵堂里继续过日子。因着有瞎子婆婆的这一点关系,加之她确实是做饭的一把好手,又从不偷吃,还每日里想法子给大家改善伙食,因此,谁也不拿她当外人,都道是瞎婆婆的侄孙女。

这是再好没有了,自己在这里有个出处,再有由头的从这里离开,就算是履历干净了。从现在开始,她的每一步都得有迹象可寻。

生在小村子,家人都杀了,投靠姑婆,姑婆死了,然后寄存庵堂,遇到孙老太太,于是前往平津,每一步都经得起查证。

从此,再没有一个叫林雨桐的人,只有一个叫林玉娘的,活在这个世上。

手上握qiang的痕迹被抹去了,脸上的容貌也有了些微的变化,换成一个大户人家丫头的打扮,便是拿着照片对比,也不好确定的。

于是,她谢过这里每个人,跟着孙老太太下山,在山下盘亘了两天便起身往平津去。

平津是国统区,来往相对来说方便的很。坐船靠岸,上了岸便有车马等着,直奔家里。

孙家有自己的院落,不是洋派的别墅。家里的人员也简单,孙家的儿子媳妇带着孙子孙女住前面,老太太住后面,养着一院子花草,自己有个小厨房。以前有个李婶子伺候,如今再加上林雨桐伺候吃喝洒扫。

在这里相对自由,每日里总要出去采买的,她挎着篮子进进出出。刚来,她不随便乱跑,得观察观察形势再说。

这一日,外面有信送进来,是给孙老太太的。老太太看了信,就急了:“文儿呢?赶紧的,叫他回来……”

李婶儿就说:“您老别急,前院今儿没人,太太带着少爷和小姐去吃喜宴去了。老爷在车行呢……”

老太太就喊林雨桐:“玉娘……玉娘……你跑一趟,去车行,叫老爷回来,就说老家送信来了……有急事……”

林雨桐急忙就走,看老太太的样儿是挺着急的。

结果走到车行门口了,她觉得不对。马路对面的修鞋的,卖香烟的,盯着的都是这边。

她脚步不停,微微侧了脸,朝车行而去。

车行里,伙计在大堂里,盯着门口看。见林雨桐过来了,他也不认识,“姑娘要租车?”

林雨桐注意到他下意识的朝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

楼上有不愿意叫人知道的东西?

林雨桐就道:“我是老太太打发来了,老爷呢?”

伙计明显松了一下:“老爷不在,谈生意去了。”

“掌柜的呢?”林雨桐多嘴又问了一句。

伙计不自觉的朝楼上看了一眼,却敷衍道:“有客人……掌柜的应酬呢。”

这里是国统区,外面盯着的人不是军tong的就是中tong的,可他们能能盯谁呢?

一是工农党,一是rb间谍。

按照作风,在国统区的rb间谍,一般都有体面的身份,毕竟用钱好解决问题。反而是工农党,身份隐蔽的接近地气。这车行接触最多的便是拉黄包车的。这其实就是一个延伸出去的情报网。所以,她确定,这里八成是工农党的一个交通站。

老太太的家事再要紧,也没这事要紧。

她只道:“……老太太特别着急,老爷一回来,你千万叫老爷回家……”说着,就出门,出了门就朝对面瞪了一眼,咕哝了一声:“进来看出来还看……看什么看,没见过大姑娘……”好似对对面的行为非常愤恨。

这小伙计面色猛的一变,紧跟着就拉了门口的绳子。

上面的掌柜的正跟一年轻戴礼帽的人说话,这铃声一响,掌柜的就摸出qiang,“你赶紧走,从后面……”

年轻人‘嗯’了一声,起身急匆匆的从后门出去了。后门外是个小巷子,小巷子侧面有一家开着小门。小门上挂着锁,但门一抬就开了,然后人蹭一下就闪到那扇门里去了。

林雨桐绕了一圈过来,也只看到后巷消失的一个背影。背影没回头,她也只用余光看,脚下丝毫没停顿就直接往前走了。就这么交叉而过!

孙家没啥大事,就是孙老太太的弟弟去世了,老太太刚回了一趟老家回来,还没缓过来呢,再去奔丧肯定不现实。于是老爷太太带着孩子去了,家里只剩下老太太李婶和林雨桐。

可这孙家没大事,林雨桐却不知道,她摊上大事了。

平津中tong某间办公室里,一个留着短须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照片一张一张看:“这就是你们拍的?不是说看到疑似刚刚授勋回来的金汝清吗?哪呢?拍到了吗?”他狠狠的将照片往桌上一扔:“你就叫我拿这个去看吴先斋的笑话,去看军tong的笑话。”

吴先斋是平津军tong站的站长,金汝清是他特意从上面要来的干将。

这位金汝清三个月前盗取了rb人的重要军事情报,回来之后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前不久在重青嘉奖的时候被提为中校,是吴先斋专门从总部要回来的人才。

可这个人才才到平津,就被监视疑似工农党人员的外勤发现,跟工农党的地下党接触的人疑似是他。

这可是大事。

中tong和军tong两家相互仇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发现了就跟紧。结果跟了几天,什么也没拍到。

还看人家的笑话,被人家知道了不看咱们的笑话就不错了。

王八蛋!敢谎报军情,“下次再闹这样的荒唐事,毙了你们!”

边上的副主任陶金朝那些被训的不敢抬头的下属摆摆手,示意他们先下去,这才倒了一杯茶凑过去:“主任……这次没拍到,不一定下次就没拍到。如今注意到了,盯着他,指不定什么时候……”正说着呢,他就‘咦’了一声,赶紧将茶放下,挑出其中一张照片来:“这个女人……怎么看着有些面熟呢?”

虽然不是正面照,但这低头偏侧一点的脸还是叫他觉得眼熟。

赵敬堂收起了怒意,看向陶金。这陶金他是知道了,当年也是他专门从上面要来的。此人长了一双好招子,说是过目不忘也不夸张。凡是看见过的,肯定能记住。

如今,他说瞧见眼熟,“谁?”

陶金拍拍脑袋,盯着照片看:“见过……肯定见过……在哪里见过了?”

他的眼睛不会看错,脑子也没问题。可像是叫他这样想办法把照片和人对不上号的还是少数。越是急越是想不起来,在屋里转了两圈之后,抬头瞥见一边的党报,党报上有一页正是授勋的报道。

他一拍脑袋:“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他说着就急忙问,“您这里有jun统那边授勋时照的照片没?”

赵敬堂拉开抽屉取出一张照片来,“是它吗?”

是它!就是它!

一排授奖的,但摆在中间的,是一张遗像。

陶金把两张照片摆在一起:“您看……像不像?像不像?”

像!

侧脸看着有五分像。

“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呀?”只五分相像而已,还能说那只九尾妖狐又活过来了。

陶金低声道:“不就是要看jun统的笑话吗?”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找个好角度拍两张照片……然后把人做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咱们拍到‘她’的照片,相似度极高,偏找不到人了……那这疑似jun统的英雄去哪了?”陶金冷然一笑,“说是投工农党去了……他戴老板有八张嘴也说不清……”

有道理。

“但你得去看看,这相似度到底有多高。若是不像……便别勉强了……”杀人这事,“作孽呀!”

陶金低声应了一声,将这两张照片带走,招呼秘书进来收拾收拾。

那边掌柜的也问伙计呢:“……怎么发现的?”

伙计一身的冷汗:“我不敢离了柜台,外面也没注意,之前都没有人盯着的,谁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多亏了老太太跟前的丫头说了一句话……”

掌柜的听完就皱眉,然后道:“撤吧!你先走,我去跟东家说一声。”

可东家不在,连夜的回老家,只留下话来,柜上全仰仗掌柜的。

掌柜的苦笑:“实在是家里有急事,您看这么着成不成,二掌柜明儿就回来,叫二掌柜在柜上支应着。”

老太太不是爱为难人的性子:“那你办完事早些回来。”

出来的时候叫李婶子去送,林雨桐提了水去厨房准备烧水呢,结果就跟掌柜的走了个面对面。这掌柜在看到林雨桐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从家里出去了。

出了门,李婶子就问说:“你盯着玉娘看,她有什么问题?”

“我看着她觉得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掌柜的说着,就朝里看了一眼,“你也回了一趟老家,她可有什么不妥当。”

李婶子摇头,来历清白,爹妈都被rb人杀了,无亲无故,因做菜做的好才被带回来的。

哦?

可我就是觉得在哪里见过。

掌柜的没多说,趁着夜色就快速的离开了。

李婶子回去不免就多关注了林雨桐两分,两人晚上一屋睡,见她手上有茧子,可那茧子的位置应该是砍柴做饭摸锄头留下的。手上的皮肤也不细致,那都是农村姑娘做家务留下的痕迹。再看她给老太太做鞋,顺手的很,这是做惯了家务的朴实姑娘。

至于头发短,这个……乡下的姑娘,头上惹了虱子,剃了头发是最常见的办法,这一点也不奇怪。

这姑娘平时不大爱说话,不问不言语,是个老实孩子。

林雨桐不是不言语,是临时学的方言,说多了露馅。李婶子观察她,她当然能察觉的到,看来李婶子也是工农党的人。

这一头撞的可真好。

她正想着,什么时候李婶子要是能发展发展她,这好歹也给去言安有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或者……找个合适的机会从这里辞工,自己往言安去。

才这么打算呢,结果第二天一出门买菜就知道事情不对了。

有人盯着她,跟踪她。

她心知坏了,肯定坏了,昨儿怕是有人看见这张脸了。这些人是被这张脸吸引来的。

这些人盯着林雨桐,却不知道后来跟着林雨桐出来的李婶子恰好发现了这个跟踪。

zhong统的人跟着玉娘做什么?难道她真有问题?

这事不敢耽搁,万一是敌人想渗透到自己和组织里怎么办?马上出城跟掌柜的汇报,“……我回去就找老太太说说,把这个人辞了。不管是不是,小心为上。”

掌柜的也是一筹莫展:“要是他们的人,他们盯什么?”

也是啊!

掌柜的又问:“你之前不是确定她没问题吗?”

是啊!真的来历挺清白的。

掌柜的突然眼睛就一亮,他去墙角翻,好半天终于翻出一张照片来:“这是从别的渠道得来的,你看看这张照片……”

照片上的姑娘是:“……玉娘?”

“是她吗?”掌柜的急切的问。

李婶子拿着照片看了半晌,然后才摇头:“像……特别像,但肯定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