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魔幻星际

106 民国谍影(42)三合一

魔幻星际 流浪的蛤蟆 15336 2019-10-21 13:00

  

  民国谍影(42)

【还是没捉虫,孩子哭闹要看《哪吒》,我先给大家更了,等陪孩子看完电影回来再捉虫吧!天啊!为什么还不开学?要疯了!】

“徐媛……她脑子有些不清楚。”王曼丽对回来的林雨桐是这么说的。

林雨桐站在地下室入口并没有进去,“我懒的跟蠢货计较。”

王曼丽看她:“跟她不计较,跟俞敏慧呢?由着她蹦跶,这可不是你的性格。”

“杀了她容易,杀了她洗清嫌疑可不容易。”林雨桐看王曼丽,“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在咱们这一行,一旦有人怀疑过你是工党,一辈子都洗不清身上的标签……”

王曼丽点点头,这话也对,“你先去看看,看看郝智那边还有什么动向没有。我守在这边,晚上你也不用特意过来了。”

成吧。

等林同意走了,王曼丽想了想还是回了小楼上的办公室,她将电台打开,沉吟了半晌之后还是将电台给关上了。

关上电台,她铺开信纸,开始写信。一封写给白雪梅,一封写给冷子秋。

明面上,这就是一封问候的信。但里面的暗语,只她们能懂就行。

将信写好,封到信封里,然后长叹一声,“妖狐,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能不能活着,就看你了!”

她将写好的信放入左边的口袋,从右边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来。这张展开,打头就两个字——绝密。

所谓‘绝密’,就是指限定给她一个人看的。

这份绝密的情报中也有一条,就是诱杀工党。所谓的秘密处决在押工党……没有上面一些人的默许,谁敢下手处决。上面虽然没有明令,但是就是有像是郝智这样的人,明白国工之间必有之战。于是,提前下手,那就是表达他对工党的一个态度。到了战时,态度暧昧不明的人怎么可能被重视呢?私交再好也没用,看的还是拉出来能不能战的问题。

有秘密处决,就有秘密营救。

因此,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挖出内部潜藏工党的时机呢。

这份电报,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反正就是各行其事,默默的看着就好。看看沪上站jun统内部是否存在工党。但是……妖狐在这里!俞敏慧又参与了。

没错,俞敏慧是没有妖狐通工的证据,妖狐也不是工党。但要是有人要救工党,妖狐会怎么做呢?

太过有侠义之心,太过有正义感绝对不是好事。

在妖狐看来,如今是国工谈判期,将来有望和平。那么就不要做这种破坏团结的事情。她要是做出救工党的事,她丝毫都不会意外。因为在妖狐看来,她是做最正确的事,仅此而已。

可这要是被人抓住了把柄,尤其是被俞敏慧抓住了把柄,那是妖狐不是工党也得是工党了。

妖狐不能死……她是战友,是袍泽,是救过自己命的人。

那么,这个死的人只能是俞敏慧。

是!妖狐不能出手杀她,往返一趟太惹眼了。但有些事,也不一定非得她去做。

想到这里,她将手里的这份绝密情报点燃,看着它化为灰烬。然后将两封信装好,出门上邮局去。得先去买邮票,至于信……得晚上避开人,偷偷塞到邮箱里,当然了,为了快点,她打算等晚上的直接放到邮车上。这是最保险的方法了。

林雨桐不知道王曼丽背着她安排了什么,她是得回到酒店,将那箱子钱拿了,但这钱她还是不打算留在手里。何况,这里还有王曼丽一半。她将这箱子上贴上封条,然后交给四爷。四爷跟驻防军那边现在来往频繁,“请他们将这东西直接给老严捎过去,叫他转交白雪梅。”白雪梅怎么安排都行。

哪怕是四爷急着用钱,这钱也不能动。

做了安排,然后林雨桐就给王曼丽打了电话,那边接电话的却说王曼丽不在。

不在?

之前还说她会守在那边。

林雨桐也没多想,挂了电话,一回头就见四爷一脸沉思之色。她还问:“怎么了?钱不能这么处理?”

不是!不是钱的事。

四爷就问:“俞敏慧会私下行事吗?”

只为了私人恩怨。

可说到底,桐桐跟她有什么私人恩怨?便是跟原身这种未婚夫妻的关系,那也是两人都不愿意,才没有走到一起。这不是一个人的事。谈不上恨!

怀疑自己和桐桐是工党?那欧阳白就清白不了。她不会愿意把欧阳白陷入里面。所以,这里面针对的可能性就不高。

如果不是刻意针对,那么她掺和在这里面就不是私人的原因。

四爷这么一说,林雨桐恍然而觉:“诱饵!陷阱!”

是!也不完全是!

只有在你打算去救那些在押人员的时候,那才是诱饵,才是陷阱。

林雨桐就问:“你说,这件事都有谁知道?钱通有没有可能知道?郝智有没有可能知道?”

不清楚。

“所以,你才得去试试两人。”四爷这么说着,就提箱子出门,“你先去找钱通,再去找郝智……”说着,就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明白了吗?”

林雨桐听的胆战心惊,“……这万一要是玩砸了……”

“你要做的事回避不了,那就别考虑身上会沾上泥的可能性。”四爷说着,就拍了拍她,“泥沾染上了,可能是你蹚浑水了,也可能是无辜被人家给溅上的……这尚且有辩解的余地……到时候再想办法清洗干净……别怕……”

没怕!就是觉得吧……有些弄险!

“完全不了。做过就得留痕迹,而且,既然是有目的的诱杀,拿他们自然是会加紧秘密处决的速度。”四爷说着就起身,“我得去问问,甄别工作做的怎么样了。你自己出门小心点,别仗着艺高就傻大胆。”

明白!

看着四爷拎着箱子离开,林雨桐换了衣服正准备出发,王曼丽的电话打了过来,“你刚才打电话找我了?”

“嗯!”林雨桐也没问王曼丽是去干嘛了,只道:“那东西我收了,然后叫我家这位想办法把东西转到财神的手里……”

里面没提一个名字,但王曼丽明白了这意思,那么多的钱全给白雪梅,叫她拿着用钱生钱去了。她也不用问那到底是多少钱,她们几个人,没那么些个虚的。敢把后背给她们,在金钱上分的没那么清楚。

电话里说话不安全,没说多余的话,两人就分别挂了电话。

林雨桐手摁在电话上都有半分钟,还是没问。她觉得,要真是有这样的诱杀行动,至少王曼丽是该知道的。便是没有通知她,但是她有监听电台的习惯,只要没事,电台就是打开的,然后挂在耳朵上听,不听她自己反倒是不踏实,跟强迫症似的。因此,有什么秘密,尤其是内部的秘密,她一般都是能洞悉的。可就是一点,她这人嘴紧,那是什么话都在肚子里搁,从来不说的人。当然了,要不是她这个性子,戴也不敢信任她用她。

收起了打探的心思,开着房间里的灯,她就直接准备出门了。可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张纸静静的躺在门内侧,这是有人之前从外面塞进来的。

四爷刚出去,然后她换衣服,跟王曼丽打电话,前后也不到十分钟。

她弯腰,将折叠好的纸张捡起来,上面是几行字,分别是五个地址和一家银行的保险柜。

这玩意是什么意思?

纸张来回的翻开了几次,用显影水,用火烤,一点用处都没有,用鼻子再闻一闻,没有别的味道,不像是隐藏了别的信息的样子。

这是干嘛的,谁的地址?看来还得抽空去看看才行。提供信息的人,她也有猜测。估计跟那个门童一样,是工党的人。这跟之前提供的郝智信息的人是同一个人。

既然是可信的人给的,那这位东西必然是有用处的。将她小心的放好,这才出门去了。

这酒店里有郝智的眼睛,但同样的,酒店里也有自己人的眼睛。之前郝智就犯了一个错误,他当着四爷的面给酒店打了电话,来验证四爷说的,房间里是否有钱太太送来自己的茶叶咖啡香水之类的东西。他一个电话过去,两分钟时间就回过来,验证了这件事。那么,他的眼睛只怕这会子早被工党的人锁定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不用问四爷都跟工党的人说过了。

因此,哪怕这里藏着眼睛,她出门也很放心。谨慎归谨慎,可也知道,万一有漏洞,身后一定有人帮你把这个窟窿给补上。

这种感觉还不赖。

她心情不错的下楼,心情不错的跟酒店的前台打了招呼。出了酒店林雨桐就发现,自从住到这里,每次进出,都能看到经理。

这经理还真是尽职尽责啊!但这……太明显了。

这次,她主动靠近前台,然后冲经理点点头,“钱是赚不完的,不用这么辛苦不停的加班,赚加班费吧。”

经理一愣:“您说的是!”

看着林雨桐一笑,然后走远。经理也不由的笑了,确实,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

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忙忙叨叨的还没顾上吃饭。随便找了个摊位,要了两笼包子一碗馄饨,再顺便确定一下后面到底有没有尾巴。吃完饭,叫了黄包车往百乐门,从百乐门的后门出去,这里的车是最多的,从这里随便偷一辆车还不算是太难。开着车去钱通家。

这回,她不打算走正门了。不能惊动人的意思就是,除了钱通,谁也不能惊动。

钱通比郝智低调,郝智住的地方,几十号人守着。但是钱通住的地方,除了钱太太,就是保姆了。钱太太就是个普通的女人,保姆也是普通的保姆。但你要是认为这里好进,那可就错了。光明正大去做客容易,守着这里的人不会干扰钱太太的生活。但是想偷着进去,门口卖炒栗子的,卖烤番薯的,挂着卖香烟的箱子卖香烟的,还有挑着担子卖包子的,提着篮子卖菊花的。钱家两边和对门,甚至包括后面住着的人,可都是jun统的人。

车子开到这一片,林雨桐开的慢,得看看从哪里进去方便,可对面的车灯一打,正好看见站在钱通家门口的周天南。他好像刚才钱通家出来,从裤兜里摸车钥匙呢。

对面开车的是个二把刀,远远的就开着灯,不停的摁喇叭,还喊着:“让一让,让一让。”

林雨桐将车停在路边,周天南也不由的朝后退了两步。那车一过去,周天南一回头,隔着车窗的玻璃,林雨桐跟周天南来了一个面对面。

当然了,林雨桐想避开周天南,这个很容易。但是,此刻她想进钱通家,找机会哪里有逮住机会方便呢。她基本可以确定,周天南就是胭脂。胭脂看见自己在这里,就回明白自己要干什么,然后他……就不会看着不管。

那辆车终于开过去了,林雨桐也启动车子,从周天南面前开了过去。

周天南左右看看,也开着车,一掉头,跟着林雨桐的车子就走。林雨桐的车速不高,周天南在后面摁了三下喇叭,林雨桐将车就靠边开了,叫周天南先走。周天南超车走在林雨桐前面,到了岔路口拐弯,然后再拐弯,就拐到了钱通家后面的巷子,然后停到一家人门前。林雨桐远远的停了车,将车停在暗影里,自己只身靠了过去。

在暗影里,她就发现周天南站在门口的那一家,二楼的窗户有点问题的。那里有望远镜是对着钱通家的,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保护。

钱通到底是老jun统了,将自己家那也是经营的滴水不漏的。想混进去,不动声色确实是难。

不过有周天南就方便多了。他转身摁了那户人家的门铃,林雨桐能远远的听见他的说话声。

那边开了门,就听他道:“怎么你一个人?小贾呢?”

“小贾睡下了!”就有人道:“我俩刚换班,他凌晨四点还得起呢,要……要我叫醒吗?”

“算了,不用!我怎么还听见呼噜声了……哎呀!可千万得有一个人是醒着的,你可别被他给带的睡着了……”

“不会!怎么会?周主任您是有事……”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你们这些小子给惹出来了。前面巷子的小王,你说贼头贼脑的,一个劲的盯着站长家看……看什么看?看的站长太太以为是歹人,吓的都不敢在家里呆着。要你们保护,不是叫你们监视,明白不?”

“怪不得今儿站长太太跟站长吵起来了……原来是……”

“不许偷窥听到没?要是看到一些不该看的,听到一些不该听的,都给我管好自己的嘴,不要在外面乱说。我今儿过来,是专门给站长太太解释这件事的,我们是保护,不是监视,不是偷窥……好容易把人家给说通了,我这不得过来叮嘱你们,给我长点心,别贼头贼脑的。你说你们一个个的,工资不少拿,奖金之外,站长还掏腰包给你们补贴,光是补贴就是工资奖金的好几倍。那咱们是不是得对得起这份工资……拿这么多钱,风不吹日不晒,冬天暖夏天凉的,好吃好喝的,一个个吃的肥头大耳的……可得对得起这份待遇知道没?好好给我干,我可不想再因为这事被站长叫过来……”

“是是是!一定一定!”

“那什么……也不是批评你们的意思,就是给你们提个醒。这个活啊,也确实是枯燥……”

他在那边絮絮叨叨的,一边说一边往里走。他一进去,林雨桐逮住这半分钟的空档就翻进了后墙。

然后听见周天南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为了怕你们睡着,我叫人在干货点定了一批瓜子花生糖,半个小时后叫人给你们送来。晚上嘴里有个嚼头,人不犯困……”

是说能给自己争取半个小时的时间。

但自己真要是按照半个小时这个时间点出去了,不是将他给暴露了吗?

进来请他帮忙,出去就不用了。

周天南不能在这里多呆,该说的说了,他赶紧的走,得去叫人给送干货来。

林雨桐在墙里听见了他开车离开的动静,还是没有动。一直等到有干货店的人送干货,然后又走了,如此……再等了半个多小时,钱通家客厅的灯灭了。二楼的灯亮了。然后书房的灯灭了,卧室和卫生间的灯亮了,林雨桐就知道,人家两口子准备休息了。

她这才绕到前院,轻轻的开了门,保姆已经休息了。一楼静悄悄的。她悄悄的上了二楼,卧室里有说话声,她直接闪身进了书房。

外面事钱太太说钱通的声音:“……你这是叫人保护我吗?你这分明就是把财神爷往外推。你说这么些人守着,要是有谁想给咱们送点啥,人家也不能上门呀!”

卫生间之前就有水声,这会子水声更大了。怕是钱通嫌弃太太啰嗦,将所有的水龙头给打开了。

林雨桐也没在钱通的书房乱翻,这种老特务明面上是不会留下任何叫人获得信息的材料的。她就静静的坐在桌子的前面,等外面再没有水声了,应该是钱通洗完澡出来了,她才摸到电话上,轻轻拿起来。用书房的电话给钱通卧室的电话打过来。

钱通刚坐在床上,电话就响了,他顺手接起来,那边一个声音说:“我在书房灯你。”然后就挂了电话。

书房?

钱通蹭的一下从床上的枕头下将qiang给摸出来了,钱太太唬了一跳,“这大半夜的你干啥?闹鬼啊!”

就是闹鬼了!

但这话不能说,谁都不能惊动。他若无其事的道:“突然想起来了,今儿还有一份要紧的文件没看。你先睡吧,我去书房。”

这都几点了?

钱通摆摆手,出去的时候顺便把卧室的门再外面锁了,这才拎了qiang黑着脸往书房去了。门一推开,灯啪的一声就亮了。

看着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林雨桐,钱通的面色更阴沉:“什么时候来的?”

“准确的说……在周主任来之前我已经来了,在楼下,你们不谈完,我都上不来。”她朝后面指了指,“听他训了半天人,等他走了我才屋子的。还有……你家保姆睡觉真挺晚的……害我等了那么久……”

这是自己家!所以她没乱来!这要是真想杀谁,一个保姆晚睡能阻挡她的脚步。

钱通的面色缓和了一下,他也不问对方是怎么进来的。rb人还想问他们那些人是怎么叫妖狐得手的呢,这不是问了也是白问吗?纯属技术问题。

非要问,那也只有一个答案——她是妖狐。

“小林啊,你师伯我上了年纪了,你伯母吧……胆子小,你别吓他!”钱通坐在林雨桐对面,将qiang放在桌子上,“有什么事,你也可以给家里送封信,叫保姆转交,我们可以在外面见面嘛。”

“您不一定乐意见我呀。”林雨桐灿然一笑,“您不想叫人知道我找您,上次上门您好大的脾气,这次我瞧瞧的来。连您事先都不知道,别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好好好!”钱通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窗帘之类的拉着,林雨桐也确实没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那就这样吧,“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他将‘要紧’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来表达他的强烈不满。

林雨桐坐端正了,“师伯了,郝智找我了,下的本钱不小,只要求我袖手旁观十天。您说,这事要紧吗?”

钱通皱眉:“叫你袖手旁观,他想干什么?”

“反正上面要个人头,他不想死,叫我袖手旁观,您猜他要干什么?”林雨桐又把球踢过去,反问一句。

钱通靠在椅背上,手不停的翻腾着:“他知道咱俩是假翻脸?”

“未必!”林雨桐就道,“他有他的消息渠道。这么着吧,我再跟您提一个人,徐媛,您知道吗?”

“跟你们一块那个……”钱通皱眉,“外行一个,你还压制不住她?”

“她是外行没错,但是她秘密见了郝智。说了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是紧跟着,第二天,郝智就要求见我,并且跟我提了那么个条件。”林雨桐叹气,“您知道的,王曼丽不能算是完全意义上的老师的学生,我卖您面子,她未必卖您面子。徐媛的心不向着您,她不知道怎么就跟郝智搅和在一起了。这郝智既然能找到,那私下肯定是接触过王曼丽。王曼丽的态度是无所谓,只要能交差,交上去的人头是谁的,这个无所谓。我能压制徐媛,但是我压制不了王曼丽。而我们这个三人组,您也看出来了,明面上我拿事,但向上汇报的权利却不在我身上。所以,实际说了算的是谁,您心里该有数。您说,这事算不算个要紧事?前脚郝智见了我,后脚我就来见你,这事能叫别人知道吗?我不这么来,我怎么来?”

钱通听明白这意思了,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了:“贤侄啊!你做的对!你做的对!可这徐媛见了郝智又能如何?她还能知道什么要紧的事不成?”

“她不行,但她身后有人。这个,您可以去查证一下。有个叫俞敏慧的,以前是中m所的,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我还不太清楚。但这个人有点神通广大您知道吗?连郝智再外面养了女人,那女人都怀孕的事都知道……”

钱通明显一愣,从他的表情上,林雨桐能判断的出,他之前是真不知道郝智这事。

“人不在沪上,却对沪上的事了如指掌?”钱通不能不重视,“你说的这个事情很要紧。”

对的!很要紧。

这个俞敏慧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探沪上的事,还打探的这个细致深入……所有违反常理的,那就是有妖。这证明沪上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但自己偏偏被排除在外了。

他有些惊疑不定的看林雨桐,林雨桐摇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于是,钱通明显焦躁了。干这一行的,不怕危险,不怕风险。最怕的就是这种两眼一抹黑,因为这叫人失去了基本的判断依据。于是,他说话的语气越发的和蔼了,“你是怎么想的?”

“我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林雨桐看他,“你想啊,这俞敏慧绝对不代表个人。她代表的这个组织……咱们姑且将她的这一方称为一个有未知神秘任务的组织,那么,她跟徐媛关系匪浅,而徐媛又秘密见了郝智……那么徐媛在其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你的意思是,她在替俞敏慧跟郝智做中间联络人?”钱通这么问。

林雨桐点头,“这就说明俞敏慧和郝智已经联络上了,郝智又只叫我旁观不要插手,那你说,他或者他们,接下来锁定的目标会是谁呢?”

“我!”钱通皱眉,“可好端端的,为了什么?”

“师伯,您跟谁的交情最深呢?”林雨桐问到。

钱通闭上眼睛,“做不过是争权夺利的事,是吧?没法子,在权力场上,就得有被牺牲的自觉。不过,谁都有反抗的权利吧,想拿我钱通下酒,也得看看他们的牙口。”说着,就看林雨桐,“这次,我得谢谢你。要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徐媛我已经控制住了。”林雨桐就道,“人我说服王曼丽,给关起来了。我不知道下一步会如何,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只能看师伯的了。您也思量思量,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钱通见林雨桐要走,伸手拦了一下,“你等一下。”说着,他的手就放在电话上,林雨桐一把给摁住了,“您要给总部打电话?这种时候?”

钱通颓然的放下电话,“你说的对……这个时候不合适!”关系好那是没出事的时候的事,出了事,谁跟你的关系好,那也是有限的。况且,空口白话的,说什么也不顶用。其实最好还是能亲自去总部一趟,可总部在n京的大楼才刚开工,因此还没有迁过去。回n京倒是容易,可这去重青却难了。来回这么一耽搁,回来黄花菜都凉了。郝智早趁着自己不在,把能安排的都安排好了。

对上面的关系颓然了一瞬,他就马上眯了眼睛,“你先回去,叫我好好想想。原本我没想把郝智如何的,但现在……你先回吧。”

林雨桐就道:“进来好进来,我这出去……”

钱通起身,“你稍微等我一下。”

他迅速换了衣服,带着林雨桐下楼,然后开着车,亲自送林雨桐出去。到了巷子口,看着林雨桐融入夜色,这才饶了一圈回家。

这个电话没有当着林雨桐打,但到了家,还是打了过去:“……我这边风声不对,就想问问,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他戴某人一向是神神秘秘的,多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事事都跟我说的……你也不要慌,你是元老了,查谁也查不到你身上。安心的坐稳你的位子,如今戴也忙着两党谈判的事,应该是没有心思搞其他的。你也不要太草木皆兵了……”

等挂了电话,钱通一下子意识到,胜利之后,戴的地位越发显赫,怪不得连大公子的面子都不给,下面人也得看着他的脸色才看要不要给大公子脸……他的地位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没错!戴在jun统中的威望,在胜利之后上了一个新台阶。这八年期间,jun统功勋卓著,这是不争的事实。

功勋带来的,自然是无以伦比的威望。

他真就除了w员长的面子,谁的面子都可以不卖,又能怎么着?

秘密行动,瞒着他这种级别的站长的秘密行动……这一晚,钱通在书房呆了整整一晚,没有合眼。

而林雨桐从钱通这边出来,如上次一般去找了郝智。

郝智还在他的烟|馆,看着钟表一分一秒的等时间。

边上的女人问说:“妖狐会答应吗?”

不知道!只看收不收那一箱子钱了。

正寻思呢,就听窗外一个声音道:“钱我收了。”

话音一落,人就从窗户外进来。那女人的qiang才抬起来,就被一股大力打了过来,qiang瞬间就脱手,她的手腕如同脱臼了一般。

林雨桐将qianbg匣子卸了,qiang瞬间拆成零件,“姑娘,要杀人你们早成死人了。我都出声了,你还有拔qiang的必要吗?”

郝智摆手,叫人下去了。他自己则起身给林雨桐倒了茶,“您能收,我很意外。”

“本来是不想收的。但我发现,这里面似乎有点阴谋,想找个合作对方,你好似是个不错的选择。”林雨桐说着,就道,“你的人醒了吧,向来你也该知道,谁都他们出的手了。”

“那个疯子。”郝智没想到会是她,“但林特派员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

“知道,徐媛来见你的事,我也知道。”林雨桐就道:“但你就没想过,你办的那么隐蔽的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郝智手一顿,“林特派员想暗示我什么?”

林雨桐却不再说话了,端着茶只喝她的。

郝智神情慢慢的凝重起来:“是不是有人想浑水摸鱼,然后推到我和钱通两个人中任何一个人的身上……”谁败了,谁就得替这个暗处的人买单,“可谁会浑水摸鱼呢?”

除了工党,再没有别人。

如今有的可不就是这两方势力!

而徐媛口口声声叫嚷着的,不也是要救那么叫王坤的工党吗?

郝智冷笑:“这是要救人啊!我杀了他们的人,他们顺手还想杀了我?”

林雨桐将茶水咽下去了,又被四爷料到了。四爷就说,如果对方不知道俞敏慧这一码事,或是说俞敏慧还没跟他联络,那他一定会将事情想到工党一方。

那么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割断俞敏慧跟郝智任何联络的可能,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

郝智在屋里踱步,来来回回,得有五分钟之后,他重新走到林雨桐面前,重重的坐下,“您收了东西,就会袖手旁观,对吧。”

“嗯!”林雨桐点头,“我这人信誉还不错,收了钱就会办事。这个你放心。”

“我信得过妖狐的信誉。”郝智点点头,然后突然道,“那么,需要什么样的价码,才能让我见徐媛一面。”

“你找徐媛?”林雨桐有些沉吟,“见她不难,我是嫌弃她太碍事,才关着她的。你要是觉得不能离了她,我放了她就是了。说实话,这个人关着,我也觉得很麻烦。这都是小事,至于价码嘛……我还不至于这点面子都不卖给你。”

“那孙三寿呢?”郝智身子又朝前倾斜了一下,“孙三寿能放了吗?我不白叫您忙一场,您尽管开价,我绝对没有二话。”

林雨桐将茶杯放下,“郝站长,您这可有点得寸进尺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