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魔幻星际

58 与你同在(58)三合一

魔幻星际 流浪的蛤蟆 15823 2019-10-21 13:00

  

  与你同在(58)

要是这么说,是不是还有三百六十个术士已经命悬一线了?

邱毅这么问,赵基石摇摇头:“这是咱们发现的,是五个。还有没有被发现的……况且,只西平市就五个……全国算下来,不知道还有多少?绝对不止五个这么简单。”

林雨桐认可邱毅这个话:“只怕上面正在统计各地类似的案子,结论很快会送过来。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地方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们一时半会可能并没有把这次的案子跟三十年前的案子联系在一起,如果不是联系在一起,知道这个案子麻烦,只怕也不会把案子给咱们。”

赵基石嘀咕的骂了一句什么。

这可真是没事就没事,一出事就是大事。

四爷却扭脸看坐在最后的王不易:“麻烦打听一下江湖上的消息。术士聚会……这七个人算是个小聚会……聚会的由头是什么?不得而知!术士这个行当,都是独行客。便是门派内部,无大事也都是各行其事。有什么理由聚在一起?叙旧?必有目的!另外,各地术士都意外死亡,官方才统计数据,但不意味着江湖没有传言。知道是针对术士,那么,这些术士会不会自发的组织起来呢?”

肯定会!

王不易点头:“我回去就打电话问问。”

而林雨桐这边,她道:”你们先去查,我得回宿舍。之前我说的那个姑娘,调剂到我们宿舍不说,在你们给我打电话之前她接了个电话出门,我上车咱们走的时候她在校门口拦车,刚才出小区的时候她刚到小区门口。”

呀!这可真够巧的。

她要是跟出事的这一伙子人有关的话,说不定能知道点别人不知道的。

没错!所以我得回去看看。

车停在学校门口,林雨桐直接往里走。如今天还不算晚,进进出出的都是学生。这个点,正是学校门口这些大小饭馆红火的时候。好些都聚在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校园里的独行侠少,刚来,宿舍里也没有什么派系,看起来也还都融洽。

三四个一群的,这是四人间宿舍的。七八个一群的,是老楼里那种八人间的宿舍。

她走路比正常人快,超越了一拨一拨的人回去,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门开着。正对着走廊的那个阳台门此时也开着,两个姑娘正在收拾那个阳台的卫生。

林雨桐朝宿舍里看了看,宿舍里没人,那这两个女生就该是自己的舍友了。

见那个瘦高的姑娘拎着脏拖把看她,她就伸手:“给我吧,我去冲干净。”

三个人把一个不算是小的阳台打扫出来了,相互也就认识了。瘦高的这个叫高妍,纤巧的那个叫李曼。

林雨桐就问说:“这个不是宿管打扫吗?”

李曼一笑就眯眼:“我们也没事,进进出出看着都能看见这里,瞧着脏的很,顺手就给打扫了。”

不是宿管安排的吗?

“这个门是开着的?”林雨桐问说。

李曼点头:“开着呀。”

不是!早上的时候是锁着的,她进来的还专门看了一眼。难道是宿管又给打开了?

林雨桐也没多想,那边高妍就说:“人家宿舍都去聚餐去了,我们睡觉睡过头,等起来了不见你和穆安。现在你回来了,穆安又不见。”

穆安吗?

原来她叫穆安。

正说着呢,开锁声响起,人回来了。

林雨桐看她,她也看林雨桐,然后两人相视一笑。穆安进来急匆匆,“里里外外的真干净,辛苦辛苦。我给咱们打水去吧,再不打水水房就关门了。”说着,就急忙去抓热水瓶,抓了这个的又抓那个的,显然,四个人的不可能一个人去打水。

林雨桐拎了自己的,又把高妍的拿了:“我跟你去吧。”自己回来的也晚,这个活自己跟着收了个尾。所以,穆安说那话,其实就是要跟自己单独说话。自己装傻充愣,她也得点自己的名。

果然,她这么一说,穆安就连连点头。壶里的热水都倒到各自的脸盆里,拎着热水瓶留率先出门了。

林雨桐跟过去,她没穿过走廊,从东边那个楼梯出去。相反,直接走了距离宿舍只有几步路的西侧的楼梯,转身下去了。

这个楼梯的上房的灯就是坏的,可见都知道这边平时是很少有人走的。

下了半层楼,她就站住脚回过头看林雨桐:“我是专门找你的。”

林雨桐脚下不停:“出去说。”

她这次跟在林雨桐身后,亦步亦趋。下到一楼,她又抢一步走到林雨桐的前边,说了一句:“跟我来。”林雨桐什么也没说,她叫跟着,她便跟着。见对方并没有再去穿过一楼那个长廊朝东走,而是一拐弯,到了往西走。西边这边有个侧门,没焊铁栏杆,怕是防火灾特意留出来的通道。侧门的门应该是锁着的,但见这姑娘手里捏着个什么,在门锁那边划拉了一下,门一下子就开了。她把门推开,叫林雨桐先出,然后才出去,直接将门给关上。

这边的路就比较偏了,一般都不从这边过。

穆安这才道:“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调剂专业,主要是奔着你来的。”

这就奇怪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我入这一行才几天。

谁能想到这姑娘坦诚的很:“我爷爷求人给我算了一卦,告诉我来这边会遇贵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跟一般人有点不一样。所以,报志愿的时候,就选了那位大师所说的地方。但是选哪个学校,我也是犹豫的。刚好,爷爷跟建大的一位教授算的上是朋友,也知道那位教授要回国的消息,而这个教授正好也算是咱们这一行的前辈。爷爷认为,我的贵人是他。所以,一开始,报志愿的时候,我们是奔着他来的。”

大师兄汪国华吗?

“你是从他那里知道我的?”林雨桐这么问了一句。

穆安摇头:“我爷爷跟他是朋友,但也好些年都不联系了。偶尔只是在工作上,他们可能有些交集,仅此而已。因为我有点特殊的关系,家里人也认识一些大师,他们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了一点关于你的消息。爷爷打电话给汪教授,他当然是跟你更亲近,没有应承爷爷的拜托。只说要用到他可以,但是要用到你……不行,说你还是个孩子。”

林雨桐点头,这是大师兄会说出的话。

“今儿……惊扰到了你,我下楼来,结果碰到个内行,再一看门上贴着的名字,我就知道一定是你。要说起来,这真是缘分。我也更相信,你是我的贵人。所以,是我打电话给家里,叫他们帮我调剂一下专业的……”

说着话,就到了水房了。人还不算是多,两人一人接了两壶水,从水房出来就不急着走了,而是在宿舍楼下的长椅上坐了,把要说的话在外面就说完。

林雨桐没听出来这姑娘的话里有假,可再不是假话,认自己为贵人,这个自己可不敢随便应承:“我连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古怪都看不明白,哪里敢当什么贵人。”

穆安低头,苦笑了一下:“这种东西……别说你没见过,爷爷带着我,把能求的大师都求了,包括你师父……不也一样说不个所以然来。所幸这些年也过来……”

没人知道吗?

这倒是有点意思。她借着路灯的光亮去看穆安的脸,她的面相当真是奇怪,看完之后心里突然就多了四个字——一体双命。

穆安见林雨桐收回视线,就笑了一下:“是不是看不出什么来?叫很多大师看过,都没看出什么来。”

也不是没看出什么了,我这看出来了,却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

她试探着问对方:“你是不是早年遭遇过什么?”

“咦?”穆安惊奇了一下:“你看出来了?”那事每次都是自家主动说,对方才给出个含混的答案来。这次却不一样,第一个主动问的。她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我十岁的时候出了一次车祸……很严重……严重到家里给我把衣服的换上了,可后来,我却醒了。”

听起来跟穿越一样。

但她这肯定不是。

“当时我只有十岁,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了。醒来后不认识人,一点记忆也没有……连吃饭用筷子都得要重新学……那时候家里请了很多的大师,天天做法,我记得特别清楚……可是我还是我,还是得学,得大人告诉我西瓜皮不能吃,我才不去吃西瓜皮……我爸我妈都受不了,觉得我不是他们的孩子,可能还觉得我是邪祟吧。有些术士就是那么说的。所以打那时候起,我跟父母就不怎么见面了……后来,差不过得有一年吧。我发现我能看见一个跟我一样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她跟我亲近的很。我吃饭,会给她留一半,哪怕她就是吸一吸味道就饱了。爷爷开始不知道,只以为我有剩饭的毛病。再后来,发现我剩下的饭倒了猫狗都不吃,才觉得有点问题。问我我才说了……然后就是不停的找大师,想弄清楚对我有没有伤害,可一直也没结论。就那样,我一年一年长大,她好像也跟着一年一年长大。刚开始上学,跟不上大家,是她晚上的时候教我。后来,改成了我教她。因为要教她,所以我得学懂……这也有好处,哪怕十岁的时候变的跟傻子一样,可努力也几年,也还算看着跟同龄人差不多。我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我。有时候我都分不清哪个是她哪个是我,感觉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听起来很玄幻!

“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林雨桐就道,“你这种情况……”

“人都说猫有九条命,我感觉我有两条命。”穆安目光灼灼的看林雨桐:“或许不止两条。若是我再出事,会不会身体换成她。若是她再出事,会不会换成我?如此循环……直到身体老去?”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可正是有这种可能,“你才会更危险。”

“是!”穆安抖了抖:“我更容易招惹邪祟。不过在学校住了两晚,感觉不赖,这边很干净。这是十来年我睡的最好的两个晚上。”

“你还另外有师门。”这种异类,当然是多了解一些为好。

“是!我拜了个师父……我老家距离茅山不远,爷爷也有很多故人在那里,他交往的人多,所以我算是茅山弟子吧。”穆安说着,就皱眉:“之前我师父给我打电话,说是两个老朋友在这边出了事,叫我过去看看……我看你上了车,也看见你从那个别墅出来。到那边我也没看到什么,回来的路上,我接到师傅的电话,他正往这边赶,说出事的有一个是他的师弟……另外,还有一个消息说,钟南张家向大家发了邀请函,具体什么事情不知道,我师父这些年除了带我,早已经不干这一行了。收到帖子的是我师叔,却没想到,半路上,我师叔就出事了。”

钟南张家?

入了这一行,自然对这一行是要有了解的。王不易别的不行,但是说起行内的事,他基本是能给说明白的。

现存的这些术士,除了招摇撞骗的,剩下的门派就不多了。亦天门就不说了,近百年来,亦天门都只存在于传说中。好似很少在江湖中活跃的。而如今还活跃的,十根指头虽然不够吧,但也差不多。

门派上来说,就是茅山、三清、全真、武当、正一、崂山。这都是道家门派,一般也是俗家弟子再传弟子,一代一代的往下传,早都不是道士了,但对外说起来,依旧只提他们术法的传承。这算是一类吧。

还有一类,是以家族的模式传承的。但是也不是非得传给自家的后辈。也是以收弟子的形式传下去,但是传承上打个各个家族的标签。

如今还活跃的,有四家:河楠的李家,自称李耳的后人,擅长捉鬼、封印、行医、炼丹;泰山的石家,说是石敢当的后人,擅长捉鬼和天文星象;山熙的白家,白圭的后人。最擅长的为御鬼,据说也有五鬼运财阵。之前黄金失窃案子还想过那么一家,但是对于这个一个家族传承到如今的白家,人家看不上那点黄金,再则,布阵和用纸人是两码事。术法类似,但到底不一样。最后一家,便是钟南山的张家,自称是张道陵的后人,除了修仙就是捉鬼。修仙这事也不知道人家修成没成,捉鬼肯定能行的。穆安说的这个钟南张家,应该就是那个到现在还没放弃修仙的张家。

另外还有湘西的赶尸人,苗疆的蛊。

本来就没多少门派,玄学到了如今,又势颓。任何一个门派都是人才零落。结果要是遇上这种折损……还真是……

就是白门,你说损失的起谁。

作为官方组织,既然知道这个聚会,肯定是要干涉的。人家要杀术士,完了你们聚在一起,当然是有可能更好的自卫,或者说是找到对付幕后黑手的办法。但同样的,若是技不如人,这可就被人连锅端了。

所以,这事得管。

若是再从更私人的角度去看的话,这么大的事,白门作为白衣都不知道,黑门那边一点风声都没有,可见这亦天门其实已经淡出了。

说完了,穆安忐忑的看林雨桐:“这事……你们会管吗?”

当然得管,但有些话却不适合跟别人谈论,她起身:“先回吧!”

两人又原路返回。到了宿舍穆安的一双眼睛一直追着林雨桐看,无奈,林雨桐并不给她一点回应。

这边的消息,林雨桐短信发给四爷。四爷那边应该正在看卷宗,只回了一个知道了。

正准备跟四爷再说两句,结果短信又进来了,是程昱发来的:师叔,师伯说师父去钟南山了,我现在就在钟南山,可上了山却迷路了,师父的电话打不通。我怕是误闯了什么阵了!

林雨桐蹭一下的起来,程昱的水平看跟谁比了,作为再一代弟子,他没想的那么差。可竟然还闯了人家的阵法出不来。

更何况,温柏成失联了!

林雨桐给程昱把电话打过去:“不要动了,就在原地呆着。我去找你。”

那边程昱喘着粗气,声音里明显能听出惧怕来,但却没多说,只应了一声好。

挂了这边,赶紧给四爷打过去,“……那个先别看了,留邱毅和赵基石坐镇处理那事吧。咱们得去一趟钟南山……要不然得出事。”

那边四爷连问都没问一句,只说了一声好。

林雨桐挂了电话跳下来穿鞋,穆安跟着下来:“我也去……我必须去……带着我吧。”

另外两个不知道林雨桐出了什么事,赶紧问说:“需要帮忙吗?”

“不用。”林雨桐警告的看向穆安,“你跟着谁去我不管,但是我不能带你。”出点意外,我付不起责呀。

不会出事,能出什么事呢。

林雨桐才不管,急匆匆的就朝楼下跑去。一边跑一边给汪国华打电话:“接下来是军训,大师兄帮我请假吧。程昱困在钟南山了,三师兄也失联了,情况大概有点复杂,得耽搁几天。”

汪国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老三真是……江湖都忘了白门,他何苦再扑腾进去……倒是连累你了。学校的事我帮你处理,你要注意安全。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安全重要。记住,莫强求。”

林雨桐应了,便直接把电话挂了。

上了车,被拉来的王不易不满,“你们白门丢了人,我就不跟着了。”

这老货,越来越会骂人了。什么白门丢了人……是!确实是把人给弄丢了,且把人给丢到家了!

但这次的事绝对不是单纯的白门的事。

王不易气不顺,接着挑拨:“你们师门里谁最厉害,你厉害还是你大师兄厉害,你三师兄都丢了,你大师兄怎么不去?”

汪国华没有几年是恢复不过来的,你挑拨也没用。

她懒的再听他絮叨,再怎么不愿意,该干活还得干活。林雨桐和四爷是生面孔,便是乌金也一样。见乌金躺在最后一排躺着,她就道:“要是实在身体扛不住,就别去了。”

“黑门也不是没人了。”乌金哼哼着,“去肯定是要去的。要是真有心,申请一下,给咱们弄一辆房车也行啊。”

林雨桐闭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去了。她一会子得跟四爷换着开车。带着两个老弱病残就是这点不方便,没人帮着打杂,啥事都得自己动手。

钟南山距离西平市不远,出了城区,上了高速,也就是一个来小时的事。可这个点出城,车还是挺多的,这里一堵那里一堵的,等到了出城区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出了城区,林雨桐就要自己开,四爷不让:“你睡你的。到了地方你比我有用。”

可林雨桐哪里真敢睡,后面两个睡的呼呼的,林雨桐陪着四爷低声说着话。晚上高速路上的车不多,而且,来往的货车比汽车多。这个时候正是水果陆续成熟的时间,来往的拉水果的大小货车就不断。

林雨桐正跟四爷说来过钟南的事,“那时候跟我爸过来旅游的,他们单位组织的,那时候的路都是土疙瘩路,坐那种大客车,颠的我吐了一路,我记得原来这一线,都是种瓜的……”说着,手就指过去。

紧跟着,她的视线就凝住了。明明看着是果园的,这会子成了瓜地。瓜地边上,一个姑娘脖子上搭着毛巾,挥手叫停车呢。

林雨桐没说话,假装没看见,啥也没跟四爷说,车直接给开了过去。

四爷见她正说呢,却不言语了,就扭脸看她:“又看见什么了?”

呵呵!

“所以啊,你安心闭眼睡你的。”眼不见心不烦。啥都能看见,可未必是好事。

反正路不长,但是一路蛮精彩。有乖巧的坐在路边看热闹的,有不甘寂寞站在路边又唱又叫的,还有极个别的,心怀恶意,干脆跑到人家的车顶上坐着兜风的。可真是热闹。

八字轻的人遇上一个都得遭殃,稍微受点影响,路上就得出车祸。

一路差不多是忍着没睁眼的,一直到山脚下。这里算是旅游景点,有专门修的山路,但也有山下的村子,人家本来就有小路通往山上的。不能说因为旅游,不叫村民上山。

沿着景区修的路看到的景色,跟这种小路上去看到的景色是截然不同的,因此,反倒是这些山脚下的村子繁华了起来。农家乐到处都是,晚上快十二点了,已经是灯火璀璨的。

可这程昱在哪呢?

他肯定是奔着钟南张家去的,但问题是张家住在哪儿?

车上四个人,只王不易许是知道。车停下来了,王不易还没醒。林雨桐将人叫醒问他,王不易左右看看,“再往前,走二里,朝东转,走小路。那边有个天师镇。”

天师镇?

张家的口气倒是不小。

再往前,可就是上山路了,一路缓坡往上,也就是二里路的样子,朝东果然有一条路。顺着这条路开进去,这路是当真不好走,宽的地方能容两辆车并排通过,窄的地方将将能过去一辆车。

上面通着镇子呢,路况怎么可能这样?

林雨桐扭脸问王不易:“你确定没走错。”

“错不了。”王不易聚精会神的盯着车前:“有大路通到镇子没错,可从镇子走,却到不了张家。能走的只有这一条道儿。”

四爷一脚刹车,就停住了:“程昱走的是哪条路?”

林雨桐也不知道,她问王不易:“这条路容易迷路吗?”

“既然进来了,就迷不了了。”王不易指了指身后:“有时候想要拜访,没有张家同意,连路口在哪都找不见。”

“那就退出去,去镇子。”林雨桐坐正了,四爷就一点一点的把车往回倒。王不易‘哎哎哎’了好几声,两人也没回答。他这才急道:“走镇子进去根本就过不去!”

真要进不去,天师镇为啥叫天师镇,故弄玄虚而已。

退回大路上,奔着天师镇而去。柏油路很好走,镇子上也很繁华。找了一家农家乐,车放在人家院子了,几人只说出去转转,便走着上山。

没错,天师镇在半山腰的位置。这镇子上,人人都能将几个关于张家的传奇故事。也都知道,要到张家去,得过一个**阵。反正不寻张家的话,那这山上随便进去。可要是硬闯张家,那得在阵里呆上三天三夜才能出来。很多人曾经都试过,后来镇上就给那边竖了牌子——游客止步。如此才好了很多。

如今,一行人就是要到游客止步的地方去。

沿着镇子上的小路一路往上,走了得有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地方。乌金将身上的衣服紧了紧,“这地方,是挺邪性。”

林雨桐看了看,目光落在几块巨大的山石上。随即就笑了,山石堆放在那里的年头不短了,谁也不会轻易去碰那些东西,但它们就是摆阵用的。只要石头不挪动,这个阵法就撤不了。想来这种山石在这一片很多吧。

果然,带着手电,在边上找到了一块牌子,写着‘石林’二字。

大自然鬼斧神工,这里确实是大小石头不少,各成一景。所以,在这个地方摆阵,才叫人不容易看出端倪。这大概是张家某一代的老祖宗摆的吧,能留到现在,也着实不容易。破阵就算了,从这阵里出去,还不算是太难。

“跟紧我!”林雨桐拉着四爷,看着另外两个人,“千万跟紧,稍微不注意,可能就跟丢了。

四爷见她这么说,就从边上又捡了几根棍子,一个拉着一个,都注意点后面。

这种阵法对林雨桐来说不难,哪怕是夜晚,只凭着推演,一步一步也就走进去了。

程昱靠在大石头上,晚上也怕呀。山上谁知道有啥玩意?虽然没有猛兽,可来条蛇也够呛。更何况蚊虫,那真是滋味难言的很。手机也眼看没电了,这是唯一能给他壮胆的东西了。看看时间,此刻都已经是夜里的凌晨一点半了,到底能不能来呀。

正想着要不要再打个电话问问,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他蹭一下起来,抓了边上的棍子就拿在手里,谁知道来的是个啥。

但紧跟着,好似听到咳嗽声,一声两声……这个声音,不就是乌金?

他来了,师叔肯定就来了!

“师叔!”他喊了一声,“师叔,是你来了吗?”

林雨桐停下来应了一声:“站在原地别动,我马上来。”

再转了两圈,才到地方。果然就看见靠着石头一身狼狈的程昱。

程昱真是哭的心都有了:“师叔你可算来了。吓死我了。”

“谁让你一个人进山的,你胆子倒是大。”林雨桐递了棍子给他,“走,跟着,马上就出去了。”年龄差距这么大,小的训斥大的跟训斥孩子,大的见了小的倒是真像见了家长。

再绕了也就十来分钟,眼前霍然开朗。像是到了谁家的后花园:八角的亭子,青石板的小路,蜿蜒的溪水,还有各色不是野生野长的花草。

荒山野岭,高门大户,中间只隔着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溪。溪水上架着一座木桥,从木桥上过去,推开柴门,就踏上了青石板路。

从这个角度再看,能看见高低起伏的建筑,这像是一座三进的院子,但里面黑漆漆的,一点灯光都没有。只有大门口,挂着两个气死风灯。此刻,灯笼挂在宅门前,在风里摇曳。灯光白惨惨的,瞧着分外不舒服。

程昱低声问王不易:“这是那个修仙的张家?”

张家最著名的便是笑话,到如今这世道,还抱着修仙一道不撒手,在行内传为笑谈。

可这到了张家的大本营,却感觉怎么说呢?这不像是仙气渺渺,倒像是鬼气森森。

王不易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我也第一次来。”

林雨桐下意识的就去看两个人,见两人眼里闪过的是惧怕,心里多少就有点了然。还真就有点信这个张家真就是张道陵的后人,因为这手段确实有些高。

在王不易和程昱眼里阴森森的鬼宅,可在林雨桐眼里却完全不是那个样子。当然不止是她,乌金估计也是看的到的。四爷看不到,但四爷在她的掌心里写了一个‘吉’字,证明四爷感知的到,这里是一片吉地,很安全。

林雨桐当然知道很安全,她的眼里,这里隐隐的泛着金光。

她没说话,拉着四爷往前走,等走到大门口,看到的东西骤然一变,红漆的大门,大大的红灯笼,将门口照的亮通通一片。院子里隐隐的传来说笑声,细问,还有烤羊肉的味儿。

她抬手敲了门,里面静了一下。

“谁来了?没提前打招呼呀?”

“许是有人赶了夜路,这种时候敢上这里来,都是英雄,赶紧开门。”

十来秒之后,门开了,是个三十来岁的挺着啤酒肚的胖子,一身的酒气,嘴角的油都还没擦呢。

结果看见门外这么多人,这人愣了愣:“谁啊?瞧着面生。你们找谁?”

“温柏成在吗?”林雨桐朝里面扫了一眼,照壁挡着,看不见。当廊下一排排的灯笼,把院子里照的灯火通明。

“温……找温先生的?”这人朝里喊,“温先生,你的朋友。”

里面还没说话呢,程昱就喊:“师父,是我!”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随着话音,人也从照壁后闪了出来。看见林雨桐还愣了愣:“小师妹?你怎么来了?”

“你闹失踪,程昱找不着你。好容易找来了,结果在山里迷路了,给你打电话打不通,他不找我能找谁?”林雨桐上下打量他:“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他一个小辈一惊一乍的。”温柏成说着,里面就喊了,“老温,不管是谁先叫进来,上门都是客。”

温柏成朝里面指了指,“进来吧,都是一些朋友。你也该认认。”

一进去,大门关上,绕过照壁,不大的院子里坐的满满当当,足有三四十人。

男女都有,老少不一。

那坐在最前面的就喊:“我刚才听见说谁陷到阵里去了……”

温柏成指了指程昱:“我这不争气的徒弟。一门心思的赚钱去了,学的那点东西都丢了。”他说话谦虚里带着几分傲然,“这不是把我师妹给惊动了吗?带着这小子出来了。”

刚才还吹嘘他们的**阵如今没人破得了,就那一个阵,护了这个宅子三百年。说什么亦天门凋零,传承断了,早不是当年了。说到底,不就是这次想牵头吗?

这个话说出来,在座的不管服不服,都没人吱声,毕竟,研究这个是真断的差不多了。

可惜呀,话音才落,就被打脸了。利利索索的,这不是顺利的走进来了吗?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就认真打量林雨桐,他边上一老者哈哈就笑:“后浪推前浪,咱们是真老了。”

又有人接话:“你这老东西,别倚老卖老。人家那辈分算下来,可不是后辈。”

这话一出,众人轰然一笑。

林雨桐跟着一笑:嗯!挺有意思的,这一伙子阵营也很鲜明呀。

正要搭话呢,就听见四爷低声道:“看西北角。”

西北角扶着墙趴着个人,像是在呕吐。不过再细看,就跟眼花了似的,这人在眼里就变成了双影,这是……?

林雨桐还没动,乌金霍开人就跑过去:“快过来帮忙,要不然,就真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