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第三十一章 藏头露腚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三千风华 3424 2019-10-13 17:22

  洛阳城中倒下的人又多了一个,林平之非常肯定这一点,因为那个人是他杀的。八一小说网≯>≯W﹤W﹤W<.ZW.COM

  而现下,他把看着已经倒下的瘦子视线转向了他的同伴,此时的大汉也在看向他,对方眼中微微闪烁的血色,令他心中无可抑制的升起丝丝寒意,脸色已然凝重如山,狼牙棒已被他死死握住,****鲜血的动作没有再做过。

  他,没有把握战胜林平之,因为对方实在是太快了,刚才他只看的见一道剑光闪烁,具体什么时候刺出,什么时候消逝都不知道,与瘦子的武功在伯仲之间,只不过他用的是狼牙棒,使用的是棒法,以凶猛打击为主,走得是大开大合,刚猛霸道的路子。

  好一会,林平之眼中的血色缓缓消逝,对着大汉道“这位兄弟,我们不是雷家的人,不会替他们报仇,也没有丝毫恶意。”

  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准确性,林平之将手离开剑柄以示友善,而他的动作也让大汉稍稍松了口气,只要对方仍旧握剑在手,即使没有出鞘,也仍旧太危险了,刚刚的拔剑出鞘他根本就没看见,仿佛根本就不需要时间,就已经斩出。

  “我们是和平主义者,只不过想要向你讨教一个问题。”林平之微微一笑,神情越加平和。

  大汉微微一怒,和平主义者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其中的大意,他还是听得出来的,刚杀了他的同伴,现在却又说什么鬼和平主义者,这是嘲讽吗?

  看了看倒在地上,永远也起不来的瘦子,他对他的感觉是有些复杂的,既不屑甚至是讨厌他的性格与为人,但又佩服他的坚韧与顽强,对于他来说也勉强算是‘自己人’了,再看看笑而不语的林平之,看起来就像一个翩翩公子,脆弱不堪,却是有可能一剑杀死自己的人。

  看着沉默不语,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的大汉,林平之缓缓道:“我只不过想要知道你们与雷家起冲突的全过程罢了。”

  大汉闻言眉头一皱,手上狼牙棒微微一抖,似乎就要出手一样,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

  林平之不为所动,仍旧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模样道:“别激动,我们确实不是雷家的人,也不是他们的朋友,有可能……正好相反。”

  大汉讶然不已,微微沉默后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们是被同伴拉来的,听他们说这些人见着我们的人就嚷嚷着:‘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之类的话语,拔剑就砍,去到时,帮众已经死了大多,一场恶斗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林平之微微皱眉,对方不像撒谎的样子,但是这情报也太少了。

  “雷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应该说,你觉得雷家的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例如他们精神状态、武功类型、反常的动作。”林平之仍旧不死心,反复斟酌着措辞,对着大汉问道。

  大汉沉默下来,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形,没有人说话,时间似乎静止了下来,不知想到什么大汉的眉头皱了起来,好一会后才道:“确实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雷家的人大部分都很亢奋,就好像……头领给了巨大奖赏的承诺一样。

  “在一个雷家的杀了我们一个堂主后,兴奋喊了声:立大功了,而大部分雷家的却只会雷家的五阳掌,和一些普通的兵器功夫,只有少部分会雷家的击云拳,以及破魔棍法这些雷家绝技。”

  大汉又思索了片刻后道:“而这些精通雷家武功的部分人,似乎很少参与打斗,后来……似乎偷偷跑掉了。”

  “还有么?”林平之对着他问道。

  大汉有些没好气道:“没有了,我也是在狠狠的杀雷家的崽子,能观察到那么多已经是赖我武功不凡的原因了。”

  “那先谢过这位巨鹏帮的壮士,咱们青山崩塌,绿水断流,后会无期。”林平之对着大汉道,说罢,带着蓝凤凰与沈清雨现行离开。

  “你这么知道我是巨鹏派的?”大汉目光一闪,向着林平之问道,对方却是微微笑了笑后没有回话,自顾自的带着两女走了开去。

  大汉嘴一撇,‘青山崩塌,绿水枯竭,后会无期’,有人这么告别的么,不过看着走远的林平之,心里却是大松了口气,毕竟能活着,谁活的不耐烦了。

  三人走在路上,这回林平之没怎么说话,虽然仍旧注意着四周,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没有林平之的带动,三人之间气氛一时间却是有些沉闷,二女还没有多好的关系,联系她们的就是林平之,少了他,沈清雨与蓝凤凰却是没有什么可聊的。

  走了一会,沈清雨才出声道:“林公子,那雷家可是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林平之有些严肃道:“清雨,这一场争斗可是不简单啊……包括你沈家的祸事。”

  沈清雨惊道:“难道不是嵩山派做的?”

  旋即反应过来这次林平之不是喊她沈姑娘,而是第一次喊她清雨,不由有些芳心暗喜。

  林平之好像也反应过来,歉然道:“是我唐突了。”

  沈清雨摇头,俏脸微红道:“林公子无需如此,况且清雨也觉得这样称呼……不错……。

  最后两个字几乎已经是自言自语了,但是林平之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微微一愣,他当时是下意识回答她,最后结果却是没有想到的。

  说完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对,忙慌张道:“不……不知清雨家中之祸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林平之肃然道:“这只是一个设想,很多疑团还没有解开,还有一些事需要和妳讨论讨论,不过现下不是详谈的时候。”

  “抛书袋,你该不会是傻了吧,这摆明了就是嵩山派做的,你该不会掐指一算,就觉得搞错了吧。”蓝凤凰这时插了进来,语气有些气哼哼的。

  林平之耸耸肩没有回话,女人啊,总有些时候是胸大无脑的,想到这里双眼不由瞄向了蓝凤凰那高高耸立的奇峰,确实是胸大,和女人讲道理就是没道理。

  敏锐的蓝凤凰却是察觉到林平之的目光,不由瞪了他一眼,却没有丝毫遮掩的样子。

  林平之眼色一冷,朝着一株树木道:“藏头露腚的蠢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