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第二十七章 喝罚酒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三千风华 4948 2019-10-13 17:22

  一力降十会,以力应快。>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面对林平之连绵不绝的剑光侵袭,极其勉力招架的青锋派男子,只好铤而走险,在勉强护住要害的情况下,一剑刺出,憋屈了良久剑光在雄浑的气劲加持下,霸道的剑光刺穿而出,他此着,除要害外,是否会被林平之那细密的剑光刺中,刺中多少下都不再理会。

  林平之的回应很简单,周身那无数清濛的剑光霎时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剑刺出,这一剑没有多大的气劲与气势,但却反常的奇快无比,似乎有一种不可名状,却又极为神异的力量加持于其上,比之他运起松风剑法还要快,仿佛要与青锋派男子硬碰硬。

  看见林平之的动作,青锋派男子与天河帮的大汉皆是一喜,如果林平之一直用松风剑法与他们对战,本就气力不济的两人估计会被活活耗死,一旦正面硬拼,两人都有把握胜过林平之,虽然只是与林平之打斗了一小会,但是就是那么一小会,两人都摸清了一点,林平之的内力都比他们弱了一些,更何况两人的招法都是偏刚猛的那一种,因此,正面硬刚的话,胜过林平之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青锋派的男子本是想要拼着受伤也要将林平之迫退,好借机逃走,眼看林平之正面刺来,不由将剩余的内力全部用上,势要一击建功。

  天河帮大汉眼中的喜色更是掩盖不住,只要两人全力硬拼,他有很大把握将两人重伤,到时候两人还不是泥,他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甚幼矣!’林平之心中微微一叹,就在两把长剑即将碰撞时,其中一把消失了,再次出现却是到了林平之身后,以不变的威势攻向了想要偷袭两人的大汉,大汉上一瞬间还大喜过望,现下只剩下惊骇欲绝了,对于临身的长剑,他只来得及将大刀横在身前,至于结果会怎么样,他已无力理会。

  “铛啷……”

  大刀被林平之一剑挑飞,感觉大刀离手的大汉,只想要施展轻功逃走,却是现已经动不了了,因为他的穴道已经被制住了。

  从林平之将攻向男子转而攻向大汉,再将他的大刀击飞,且制住他,不过眨眼之间便完成,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朝着一个方向快出剑,而脚下步伐、身法运转间,方位即刻转换,出剑也被迫的跟着变换方位,而除了方位外,出剑丝毫不变,这绝对是极难做到的,一心二用,犹如左右互搏术一般,出剑与步伐、身法变动,分开动作,而身体的协调性还要能将他们联系好,保证好方位转变后出剑的状态不变,精准的攻向敌人,还有重要一点,就是内力的运用,需要在满足出剑的需求后,支持步伐、身法的转换,然后出剑威势保持不变。

  开始到结束不过眨眼之间,林平之再次攻向了青锋派的男子,而男子刚才全力一击没有丝毫建功,却是丧失了逃跑的机会,再次被林平之缠住。

  松风剑法运起,长剑化作无数的细密如松针的剑光,松针剑气将男子死死缠住,在男子身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伤口,男子也有几次都想以力迫退林平之逃走,林平之借此在他身上留下更多伤口,在他刚逃出一小段距离后,又再次被林平之缠上。

  打斗间,林平之对于松风剑法的领悟越来越深,剑光越的轻巧灵快,让人极难捉摸,仿佛无处不在,无处不可攻击,而他的真气内力本就以快捷见长,更是令得剑法如虎添翼,要不是他想要将对方当做沙包练手,早就将其击败。

  两人缠斗了许久,期间男子出了不少花样,语言干扰、诈敌强攻、诈降逃……然而这些对于林平之而言都太过无聊,感觉差不多之后,林平之故技重施一剑挑飞男子的长剑,制住他的穴道,结束了这场比斗。

  制住两人,让两人无法动弹与言语,在没有人看见的方向,林平之缓缓的闭上双眼,原来他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布满血色了,无数的杀意填满心扉,似要他杀灭一切。

  其实就在他决定动手时,身体中那股燥热的气息,就已经悄悄在经脉流转,打斗中,杀意无时无刻不侵蚀着他,期望将他控制,却被他死死压住,后来与青锋派男子缠斗,也不只是单纯的想要练手,他还想将那股杀意控制,却是没有成功。

  良久,林平之才张开双眼,眼神晴明,再没有一丝血色:“掌柜的,小二哥,上十坛好酒!!”

  声音冰寒,丝丝杀意藏匿其中,虽然林平之摆脱了那股燥热气息所带来的杀意,却也仍有些许残留,一直躲在厨房中,心惊胆战的看事情展的掌柜与小二闻言不由吓得瑟瑟抖,好一会两人才走了出来。

  这时蓝凤凰与似乞丐的女子也走了过来,看着一站二卧的三人,那女子的视线在林平之与青城派男子间徘徊,仇恨与敬佩两种心绪转换来去,蓝凤凰却是嘻嘻一笑,对着林平之道:“好俊的武功,抛书袋,你真的是青城派的么?”

  林平之微微一笑不予作答,我是青城派……的‘雷锋’。

  虽然掌柜与店小二依旧战战兢兢,但是却也不敢怠慢,谁知慢了一点,林平之会不会拿他们祭酒。

  不一会,十坛酒已经摆好在大汉与男子身前。

  “我呢,说话算话,这罚酒多的是,保管两位喝得欲死欲仙,这里是十坛,都是好酒,十坛不够,还有,多得是。”林平之微微一笑,接着向着掌柜问道:“是吧,掌柜的。”

  掌柜使劲擦着头上细密的汗水,颤声道:“是是是。”

  林平之点了点头,手一摆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对着地上两人道:“酒已上好,两位好汉,请。”

  两人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不能言语,哪里有办法喝酒,只能不明意味的转着眼睛。

  林平之突然一脸懊恼的样子,手中拳掌一碰道:“我的错,怪我,既然两位好汉无法动弹,自然由我等代劳。”

  林平之视线向着所有人一扫而过,掌柜和小二大惊失色艰难的摇头,蓝凤凰饶有趣味的看着林平之施为。

  “我来。”从未出声的女子道,声音清冷逼人,恰似那秋日的清冽的寒潭。

  青锋派男子乍闻此声,眼睛不由大张,脸色极其惊讶还有一丝丝恐惧,全身微微颤动,似乎拼命想要动弹,却又被搏住了一般。

  “那这位青锋派的大侠却是拜托姑娘了。”林平之颔感谢,接着看向了天河帮的大汉道:“那这位好汉还是我来吧。”

  林平之拿起一坛酒,便向着大汉嘴上灌去,也没管对方没有张开嘴,酒水倾泻而下,流满大汉的整张脸,口、鼻、眼、耳等没有一处是干的,很快便去了半坛酒,看着还不愿张嘴的大汉,林平之手上劲力微吐,将他的口齿震开,酒水猛地没入对方嘴里。

  “其实你我无冤无仇,我也不是好管闲事的人,照理来说我应该会假装看风景的,谁让你玩那祸水东引的把戏,我不会杀你……也难说,你要是酒量不好,喝死了,就没有办法啦。”

  林平之将一坛又一坛的酒水灌入大汉嘴里,也没管他会不会撑死。

  其实林平之这边算是比较平静的了,那边女子还没有林平之那么快动手只是死死盯着青锋派男子的眼睛死死的看着,而男子却是越来越惊恐。

  女子拿起一坛酒,狠狠的向青锋派男子嘴上压去,用力颇大,仿佛是拿酒坛撞去一般,还使劲的擦在男子脸上,出声响不小,估摸着男子嘴唇都出血了吧。

  男子死死的咬住关闭口齿,不让酒水进来,女子却是不管不顾,一坛接一坛的灌,大多数酒水都进了他鼻、眼、耳中,一连好几坛,男子终于张口了,要是再不张口,谁知道会不会被呛死。

  就这样,林平之与女子一优雅,一疯狂的灌着各自的‘酒友’,一坛、一坛、又一坛。

  林平之已经停下了灌酒,静静的看着女子施为,而天河帮的大汉已经不省人事,口中还不断的吐着酒水、白沫、各种肮脏之物。

  而青锋派男子也是一样,不过女子仍旧是一坛坛灌着,掌柜和店小二被女子的疯狂吓住了,战战兢兢的兑换着酒水,蓝凤凰脸上的笑意已然消逝,只有凝重,这一带位置已经被酒水覆盖。

  看见已经差不多了,林平之不由止住了女子,待她微微平静,一把刀便立在了她面前:“江湖中人告别恩仇,只有两个方法,要么你死,要么他死。”

  女子闻言缓缓抬头,看见的是林平之那淡然的眸子,其中藏着令人不解的真诚。

  一双玉白的手缓缓的搭上了刀柄,将它拿起,高高扬起,一刀劈下,血花四溅。

  林平之感觉对方死透了后,随手掏出几大锭黄金,交给了掌柜,没管对方惶恐不安的拒绝,不由分说的塞给他道:“掌柜的不好意思,给你舔麻烦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掌柜的是个生意人,相信一定懂得以和为贵这个道理,我也不会令你为难,事情是怎么样的,就怎么样说,不过呢,这两位姑娘可是什么都没做,你可不要乱说。”

  掌柜马上拍着心口誓,绝对不会牵连无辜,心里却是骂娘,那女子是无辜吗?

  林平之再次嘱咐威胁了一番之后,就带着两女离开了客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