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第二十六章 敬酒不吃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三千风华 3363 2019-10-13 17:22

  嵩山派,建立年月已经难以考究,估计只有各大派的掌门,以及一些有了年岁的万事通知道,这一个门派敢以嵩山建派,与少林寺比邻而居,照理来说应该是有很有实力的,但是根据江湖中人的看法,确实是五岳剑派结盟,声势大振之后,嵩山派才广为人知。>网W<W<W<.≤ZW.COM

  如果说嵩山派的崛起是始于五岳剑派结盟的话,嵩山派的强盛,以及威名便传天下,还是得要从华山派历经剑气之争,彻底衰弱,再也无力据居五岳剑派盟主。

  而嵩山派则实力保存较好,有左冷禅、丁勉、6柏、费彬、乐厚、钟镇、汤英鹗等菁英,而左冷禅当上嵩山派掌门后,励精图治,汇集门派残存耆宿,整理剑法剑招,总结完善之后,记为一十七路嵩山剑法,是当时五岳中最强的剑法。

  在再一次五岳会盟中,嵩山派一举夺得五岳剑派盟主,至此嵩山派名声更盛,其更是借此广收门徒,搜罗左道旁门高手为几用。

  当下,掌门左冷禅,正教三大高手之一,嵩山十三太保皆是江湖中一流或近一流高手、门下数百弟子皆是不凡,更不提具体数不明的左道旁门的高手为其效命。

  林平之说出嵩山派之名后,那突然进入客栈又被他吸引过来的女子,再也没有声息。

  即使她那黑得简直看不清样的脸,此时的神色却是反常的清晰,惊愕,愤怒,更多的是失魂落魄的黯然。

  反观另一个听众蓝凤凰却仍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对于她的反应林平之也是早有预料,五毒教怎么也是南疆的草头王,与嵩山派相隔太远,没有直接对抗的可能性,且强龙不压地头蛇,要知道他们可是玩毒的行家,胜在难以预料,一般没有人会主动招惹,更何况天高皇帝远,它们的皇帝也不是嵩山派,而是日月神教,别看现在嵩山派与日月神教在鏖战,其实也不过是被动防御罢了,就实力而言那嵩山派是远远比不上日月神教,如果日月神教倾巢而出,嵩山派估计只能老老实实龟缩在门派驻地上。

  现下,嵩山派也只能背靠嵩山在嵩山脚下,郑州一带抵抗南侵的日月神教大军,其中还要算上左冷禅的雄才大略,亲自督战的气势加成,而日月神教的教主东方不败仍旧深闺绣花,不闻不问,这一增一减、一进一出的,造成的效果也是很大的。

  这时,客栈中的另外两人的对战也到了极为关键的时刻,天河帮的大汉在青锋派男子那森严正奇相合的剑法下,败相已经暴露无疑,只能左支又吾的抵抗着。

  林平之却是现,那天河派的大汉一面应对青锋派男子凌厉的攻势,一面悄悄的往自己这边移动,显然是想要做那祸水东引的勾当。

  其实,天河派的大汉与青锋派的男子早就现林平之一行,只不过在看见他们的打斗,还能安然的谈笑风生,不是傻子就是有恃无恐,强敌在侧的两人也就不谋而同的装作没看见,更没有向着他们靠近,只在其余空处对战,否则早就是大乱斗的情况了。

  “两位壮士辛苦了,我这里有一壶美酒,赠予两位品用。”林平之长身而立,一手伸长,酒字的酒壶安静的待在他的手掌上。

  正在交手的两人哪里有空理他,深怕自己一时不查,被敌手所杀,心里面却也微微嘀咕林平之什么意思。

  “嗖”

  长椅的断腿在两人打斗间向着林平之溅射而来。

  “请!”

  林平之手一震,酒壶不受控制的飞向了两人,途中却意外的与那椅腿撞在了一起,嘭的一声,酒壶破裂,酒水大片的洒了出来,淋了一地。

  “我待两位如好汉,特此敬酒,想不到竟遭如此对待,既然敬酒不喝,某也不勉强,但是,这罚酒却是必须得喝。”

  林平之冷声道,似乎很是气愤,言语间手已然慢慢的搭上了剑柄,在说到最后的喝字时,剑出如龙。

  “吟!”

  两人还不解林平之想要表达什么时,点点寒光已然近在眼前。

  ‘好快!’本是打生打死的两人同时一惊,不只是剑快,身法也快,两方虽然在大汉有心靠近之下,却也仍有相距数丈,对方眨眼间就掠到了两人间,两人反应也不慢,刀剑各自护住自身。

  预料中的碰撞并没有出现,林平之长剑在两人刀剑前寸余的位置诡异的停住了,接着剑尖化作无数蒙蒙的细影,恰似千百根松针在狂风吹拂之下,极的跃动,将两人身前大穴笼罩在内,虚实不定的剑光令人难以捉摸,不知道它最终要攻向何处。

  “松风剑法!!”

  “松风剑法!!”

  见识、眼力不差的两人瞬间就知道了林平之所用的剑法,大惊之下脱口而出,还来不及多说,细密的剑光已让他们寒毛立起,赶忙以刀剑抵挡。

  “这位少侠,我乃青锋派门下弟子,两派向来无冤无仇,那人是灭杀绝影门沈老一家的魔教奸贼,可否与我一道诛杀此寮。”

  本就与天河帮大汉斗了良久的青锋派男子,气力本就不足,对于林平之的奇快剑法,颇有些疲于应对,不由对着林平之说道,这时与蓝凤凰一道的女子却再次看向他,眼中其他情绪早已经消失,只剩下深深的仇恨。

  “放你他娘的狗屁,别血口喷人。”

  眼看一顶臭帽子扣过来,大汉登时气的跳脚,却不敢丝毫放松,林平之的剑太快,按理说他与青锋派男子斗了良久,又落在下风,更是艰难,而他的刚猛刀法根本不适合抵御如此快剑,谁知林平之却是很少攻向他的,似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青锋派男子的身上,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心中一怒,紧接着又是一喜,心中暗思自己似乎可以做个黄雀。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我当然不例外,但是,一码归一码,我好心敬酒,两位却如此做派羞辱与我,不论如何,得要先喝罚酒,再说其他。”林平之一脸气愤,出剑更是快捷。

  青锋派男子这时知道了林平之分明就是来找茬的,也就不再废话,长剑谨守周身门户,但是林平之的剑实在太快,不得已之下只好护住要害,不管其他,寻着细微间隙,似要同归于尽一般,一剑直刺,堂堂正正,剑势雄浑无论,恰似一将军聚力一枪,直直刺向林平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