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第五章 斩心魔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三千风华 4532 2019-10-13 17:22

  五岳剑派因为日月神教十大长老的两次进攻,五岳剑派可谓是元气大伤,华山派经历了剑、气之争更是一落千丈,然而少林、武当等豪强仍旧是忌惮莫深,怂恿令狐冲阻止,或者掌握并派,然而五岳剑派没有遭到日月神教进攻时,少林、武当等又是怎么样应对的,难道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它崛起?

  华山的剑、气之争的根源就出,它甚至还坑了日月神教,根据渡元禅师也就是林远图的种种异常,林平之不无恶意的揣测,葵花宝典在少林的操作下,变成了分化、乃至打压华山、五岳剑派,甚至还包括日月神教的武器,而林远图则是少林的棋子,他是早就看过葵花宝典的,否则真按照方证说的听一句当即理解,随口解释几句,竟然能将当时全盛时华山的两个代表人物忽悠的团团转,达摩再世估计也没这个本事,而且他还是分开听宝典的上下两部,这就更难如登天了。八一小说网W<WW.ZW.COM

  渡元禅师的‘随口胡扯’,加剧了华山派的派系的内斗,最后分成剑、气两派,当然能让剑、气两宗死斗,当然不仅仅是意见不合,估计还有‘正邪’之争,权利之争。

  渡元禅师还了俗之后,改名林远图,混迹黑白两道,日月神教的十大长老就攻上了华山,杀了岳肃和蔡子峰,抢了他们身上的葵花宝典,林远图在其中说不定也起了一定的作用,或者说这一切都是少林的阴谋。

  ‘少林、林远图,少林之远图么,哦,还有红叶‘宏业’,少林宏业之远图,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贴切。’

  当然,这一切都是林平之的猜测,事实如何,天知晓。

  练武场中林平之卓然而立,星目闭合,将所有的想法猜测都收起来,经脉中细微的‘辟邪真气’调动起来,手缓缓的搭上剑柄上,轻轻的触碰着剑柄上的纹络。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而且,江湖黑暗,形势危难,似乎只有握着剑,才会有依靠、有希望。

  穿越前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穿越到了一部武侠小说里的悲剧人物里,家有重宝,遭无数人窥觊,可以说在江湖这个漩涡,自己一方可以说只有敌人而没有朋友,灭门之祸接踵而来,而自己将会在江湖中漂泊,无数的压迫阴谋诡计随即而至,后来不得已之下自宫练剑,最后四肢被废,终身囚禁在牢房。

  灭门、自宫、残废、囚徒的种种可能,所带来的不适、迷茫、恐惧……没有一刻不侵蚀着他。

  林平之试图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效果,一切的一切仿佛魔障一般笼罩着他。

  关于少林阴谋的猜测都是正确的,这个江湖是如此的黑暗,阴谋、算计、弱肉强食……,一幕幕凄惨情景仿佛亲身经历一般在他的眼前展开,自己会走上如原著一般的道路,因为害怕自宫,而不敢修炼辟邪剑法,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没能阻止的了灭门之祸,然后流亡江湖,被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中,即使明知他人别有用心的援手,他也不得不抓住,在越加绝望的江湖中,无路可走的他只好自宫练剑……。

  伴随着无可抵御的情景,一股燥热的气息油然而生,并且以迅猛无比的姿势席卷奇经八脉、经络穴窍之中,体内的‘辟邪真气’一遇上这股气息,本来如死水一般的状态,陡然间变得汹涌狂暴起来。

  林平之心中魔相重生,体内燥热无比,全身大汉淋漓,一对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仿佛在做着什么噩梦一样,整张手已经被汗水浸透,握剑的力气之大仿佛要将剑柄捏断一样,他想要拔剑出鞘,将眼前一切斩开,但是无论怎么都拔不出。

  【放弃吧,练剑有什么用,残缺的辟邪剑法,练一辈子也不可能改变结局】

  【想想你的父母,镖局里的人们,活生生的人将会变成一具具尸体】

  【改变命运,挥刀自宫】

  【武林称雄,挥刀自宫】

  …………

  一道道魔音在林平之心中响起,将他最害怕、想逃避的事情,赤果果的拨开,让他逃无可逃的直面这个问题。

  任何事物定义都是要有衡量的标准或者是对比才能得出结论,如果对于天地来说三千年也只是一瞬,对练武来说三年打基础都不够,虽然林平之已经有一点基础了,但是要在三年内成长到一流高手,用正常的方法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

  自欺欺人的谎言,被景象给狠狠撕碎。

  ‘不,我不是林平之,我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林平之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一切皆为虚幻,回去吧】

  【放下,就能解脱】

  …………

  魔境中的‘林平之’已然到了人生最后阶段,被挑断了手筋脚筋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

  ‘林平之’眼前的世界仿佛变成了两个,一个是真实无比的牢狱之中,一个是未穿越二十一世纪的生活,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虽然并不富裕,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危险,他仍旧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死亡,是另一个开始】

  深陷魔境的林平之,却不知道此时他体内已然极为火热,大有浴火焚身之势,真气在体内穴窍经络间疯狂流转着,即有毁灭之危。

  ‘林平之’意识、心境即将寂灭之时,一股源自神魂间的精神意识降临,与其一起的还有林平之的所有记忆。

  林平之,福威镖局的少镖头,父亲是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镇南,母亲是洛阳王元霸之女,自幼被极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识人间险恶,是一个武功低微却教养良好的纨绔子弟……。

  这些记忆也与穿越而带来记忆中笑傲江湖相融合,十八岁时,在一酒铺为一丑女出头,意外杀死了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余沧海之子,接着福威镖局被青城派灭门,父母被擒,自己则‘侥幸’逃脱……。

  “这些龙眼是有主之物,不告而取,便是做贼……”

  “我求食不遂,却去殴打这愚妇,岂不笑话……”

  “我此刻偷偷摸摸杀此二人,岂是英雄好汉的行径?他日我练成了家传武功,再来诛杀青城群贼,方是大丈夫所为。”

  善良高傲的少年开始了流浪的生涯。

  至爱的父母在余沧海与木高峰接连的折磨下死去,只留下了疑似辟邪剑谱的遗言,自己也拜入了武林名门华山派。

  华山派并不是那么的美好,掌门之女贴上来,其余弟子似乎因此而疏远甚至讨厌他,以至于他与华山派格格不入。

  福州向阳老宅,敬仰的大师兄疑似要抢夺剑谱,自己的师傅要抢夺剑谱,还要杀自己。

  在四方皆敌,处处杀机的情况下,于华山崖底蛰伏半月,终得回剑谱,与掌门之女假结婚,走投无路之下,只好自宫练剑。

  其后终于大仇得报,却也因此双目失明。

  被灭门、被追杀、流浪、被争抢、被掠夺、被尊敬的人迫害、被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

  自宫、瞎眼、破相、重伤、残废、终身监禁。

  ‘林平之’‘看’着与自己一模一样,忍不住问道:你后悔吗?

  林平之道:只要大仇得报,一生决不后悔。

  我做过了,后悔或者不后悔,都不会改变。

  你信哪个?

  ‘林平之’心中升一种明悟,正想回答,谁知林平之却是笑了起来,这种笑容是身负血仇,置身于黑暗的江湖中的他从未有过的,即使是残破之相也仍然绽放异样之美。

  就在‘林平之’愣神间,两人渐渐融合。

  吟

  林平之猛然睁开星目,剑出鞘,清脆凌厉的剑鸣激荡而起,惊世绝艳的剑光闪耀而过。

  一剑,心惑魔焰,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