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第二十八章 沈清雨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三千风华 3898 2019-10-13 17:22

  林平之三人从客栈走了出来,热闹的街道早已人去街空,放眼望去有十数人在拼杀,还有一些闻讯而来的武林人士,各种武器交击碰撞出的铿锵声、对战双方的喊杀、咒骂声,地上到处洒落着一些小商贩因紧急逃离而遗落的物件,以及十数……尸体。>八≧一小>说网W≤W≦W≦.<8<1≦ZW.COM

  到了这时,女子这才从杀青锋派男子的情绪回复过来,只见她对着林平之郑重一礼,道:“小女子沈清雨,感谢公子的帮助,让清雨得以手刃仇人,异日必有所报。”

  林平之听到对方姓沈,却是暗叹又给他猜对了,身体没有动,坦然受之,他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虽然这事对自己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却给了她不小的帮助。

  “可是沈老英雄千金当面?”林平之有些惊讶的问道。

  沈清雨微微一愣道:“公子可是认识家父。”

  林平之黯然一叹道:“沈老英雄德高望重、行侠好义,我曾多次在家父处听闻,只恨无颜一见,此次洛阳探亲,本想当面拜见,谁知竟……。”

  沈清雨也是神色黯然,默然无言,然而蓝凤凰却是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显然是知道他又在胡扯了。

  林平之不着痕迹的瞪了她一眼,意思是别坏事,蓝凤凰却是略带威胁朝他笑了笑,林平之无奈的点点头,蓝凤凰这才满意下来,林平之心里却是微微一惊,自己与她的关系什么时候到达‘眉目传情!’,这种地步了。

  沈清雨一家刚被灭门,仇恨与不安造成的防备是很深的,而他与沈清雨无亲无故,真正认识也才一小会,虽然刚刚助她手刃仇敌赢取了她的好感,却也还要降低她的防备,才好交流。

  默然一小会后,林平之才道:“抱歉,我不该提起此事,沈姑娘请节哀顺变,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沈清雨摇摇头道:“清雨没事,要是没有公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仇人逍遥法外,我只恨自己没能认真学好武功。”

  “沈姑娘切莫如此见外,唤我林平之即可。”林平之微微一笑,接着脸色却是凝重了起来:“如此说来,青锋派那人……。”

  一直安静听林平之吹嘘的蓝凤凰,听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后,不由恶狠狠地剃了他一眼,要知道林平之可是没有和她说过自己的真名,现在却感觉自己输了沈清雨一筹似的,林平之却没往她这边看一眼,让她气的差点就要给林平之点颜色瞧瞧,总算还知道这时自己不好开口。

  “他是灭我沈家满门凶手之一。”沈清雨平静道,但是声音却很冷,如同千年寒冰。

  林平之深深的吸了口冷气,缓缓道:“如此说来,青锋派,还是……嵩山派,虽然身为名门正派,却是如此丧心病狂。”

  “林公子有所不知,那青锋派本就是依附于嵩山派的走狗,因此青锋派中混入嵩山派之人,却是不会让清雨有太大意外,如果只是青锋一派却不会有如此手段,无声无息灭去我绝影,只不过我一直自欺欺人,不敢往那处想。”

  沈清雨向着林平之娓娓道来,显然林平之杀了青锋派或是嵩山派的弟子,递交了‘投名状’,因此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小心!!”

  猛然看到林平之身后一人持长刀向他刺去,沈清雨一声惊呼,没有时间多想,一双素手已经伸出,向着林平之推去。

  林平之眼中血光微微泛起,手不知何时已经搭在剑柄上,感到身后微微的破空声,长剑出鞘,被他反手握住,手臂在细微的距离极快摆动,一道不比他正刺要慢的剑光暴起,疾射向身后。

  就在她手刚碰到林平之身上时,即将碰到林平之的长刀‘铛啷’一声,应声而落,一柄长剑已经没入偷袭之人身体里。

  林平之手一抖,长剑回鞘,身后之人鲜血便从身上处涌了出来,那人嘴皮子抖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的倒了下去。

  “没被吓到吧!”林平之朝着两女道。

  蓝凤凰根本没看他,来了个充耳不闻,沈清雨才从清魂未定中反应过来,才觉自己还在用力推着林平之,瞬间如触电一般收回了手,片刻后道:“没……没事。”

  林平之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么简单的偷袭自然不能逃出他的感应,虽然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想要杀自己,两人不可能有什么冤仇,但是,杀人,自然难逃被人杀的可能。

  在混乱中,生什么都不稀奇,死人大多也白死,很难具体追究,浑水摸鱼很正常,也许是看上他一身锦衣,虽然身配长剑,但是年纪太轻,难说有多高武功,更像一个富家公子哥,长剑也是装饰的可能居多,竟然在江湖中打杀处逗留,比之人傻多金还多了一项,太年轻。

  更何况身边还有娇美诱人的异族美女蓝凤凰,以及虽然弄黑了脸,但是身材气质极好的沈清雨,更坐实了风流大少的身份,见钱眼开或者见色起意都有可能,抢财夺色就更有可能了。

  对于沈清雨的反应,林平之很是满意,暗自感叹自己所作所为没有白费,一个人的语言和动作等等都可以骗人,而在突事件,时间极为紧急情况下,人没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得失,只能下意识的去动作,而这个动作还是作用在他人身上的,虽然主要体现她个人的性格,却也能说明她将林平之看做是‘自己人’。

  如果她有足够时间的思考,可能会想到自己大仇未报之类的事情,推走了林平之,自己却是因此而死,如何对得起家人,等等都会有犹豫的可能。

  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自己卸下了防备,没有将自己看做可疑的人与陌生人或者是阿猫阿狗,看见自己危险,第一反应就是:救。

  林平之微微沉吟后,对着两人道:“整个洛阳已经乱了起来,看来是没办法游玩了,我们先回客栈吧。”

  “哼,怎么,抛书袋你怕了,莫非想要反悔?”看着两人寒暄了良久没出声的蓝凤凰,听到林平之这么说,登时不乐意了。

  林平之不由有些头痛,忙向她打眼色,蓝凤凰却是不为所动,假装四处看风景。

  看着两人的模样,沈清雨秋水双眸中微微闪过一丝无人能够察觉黯然,却也只存在一瞬,消逝后只剩下坚定:“万万不可,林公子大恩大德,清雨已然无以为报,怎能继续叨扰,况且沈家仇人如此强大,却是不能再连累公子了。”

  林平之微微沉吟,看着她认真道:“不知沈姑娘信不信得过林某。”

  “林公子切莫如此,公子为人清雨自然信得过。”沈清雨急切道。

  林平之脸色变得极为郑重,对着她缓声道:“有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想要与沈姑娘好好分说分说,其中与嵩山派有很大的关系,也许你的仇……并不是那么难报。”

  沈清雨小嘴张得圆圆的,两眼呆滞,显然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林平之却是可惜,如果她的脸上没有那么多黑灰就好了,相信一定会很可爱。

  而蓝凤凰也是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林平之,虽然她不会与嵩山派起冲突,但是对于这个庞然大物,不是她区区五仙教能够撬动的,而看林平之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胡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