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第十一章 辟邪啊!你全是瓦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三千风华 3169 2019-10-13 17:22

  月上中天,银辉冷彻。≯≯>W<W≦W≦.﹤8≦1≤Z﹤W<.≦COM

  偏僻狭小阴暗的小巷叫向阳巷,几许朦胧的月光散落,玄色夜行衣附在身上,仿佛融入了黑夜,果露在外俊美的脸也被月色感染,孤高傲寒。

  黑衣裹身少年,眼瞳深邃如水,细细的打量着坐落在巷尾的屋院,他当然不是来做贼或者行凶的,虽然无论衣着还是行动看起来都没有说服力,但确实如此,因为他是林平之,福威镖局的少镖头,这座宅院的少主人。

  林平之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也没有看出哪里不对劲,也只好沉下心来,向着前方大门迈了两步,忽的停了下来,微微一顿,再往边上走去,来到一处厢房的窗边。

  只见他伸出食中二指,并指成剑,无声无息间剑指化作幻影往窗缝闭合间由上往下一划,仿佛无数双剑一同指点在缝前,木质的窗户便‘吱呀’一声,晃悠悠的向着两边张开了,露出了漆黑一片的房间,林平之一手缓缓搭在剑柄上,身形一闪便消失在窗外,接着窗户仿佛被风吹动一般,‘呼’的一声关上,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

  林平之按剑而行,虽然不知道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但是小心总归不会有错,走出厢房,向着后院行去,四下一片寂静,只有他那微弱的脚步声回荡。

  推开后院佛堂的大门,即使是黑暗的屋内,林平之也能看了个大概,不由微微感叹有武功真的真好。

  与记忆中的摆设别无二致,佛堂靠西有个极旧的蒲团,桌上放着木鱼、钟磬,还有一叠佛经,居中悬着一张水墨画,画的是达摩老祖面壁九年,只看得到背面,左手放在背后,似是捏着一个剑诀,右手食指指向屋顶。

  来到了这里,林平之反倒不怎么急了,都来到这里了,剑谱还能飞不成,所以他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这里的摆设,非常简朴,甚至可以算得上是简陋了,没有任何一丝奢华的气息,可以看出林远图不是一个贪享荣华富贵的人。

  随手翻开了佛间,金刚经、法华经、心经、楞伽经……虽然林平之对佛经不熟,但是也可以想象,林远图诵读佛经,估计一方面有借以抑制修炼了辟邪剑法之后所带来变化,一方面则是忏悔,如果林平之之前猜测不错的话,虽然为了少林,或者在他们眼里是整个武林,坑了华山派、五岳剑派、日月神教,但终究是造成无边罪孽。

  想到这里,林平之不由对着蒲团上空,似乎正对着一个忏悔着的和尚,虔诚的双手合十,仿佛在面对一个普度众生的高僧,脸上却是露出一个嘲讽至极的微笑:“阿弥陀佛……真是丑陋的姿态。”

  “好了,公事之后就是私事。”林平之对着蒲团上空就是一礼:“不孝曾孙林平之敬上,往事已矣,没有任何能够改变,且好好安歇……虽然我们很有可能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再理会其他,林平之看向了达摩面壁图,顺着他指向屋顶的位置,这时那不好的预感越加浓重。

  林平之一跃而上,瓦片、瓦片、瓦片……全是瓦片。

  力尽而落,一股寒意袭上林平之心头,不安的感觉浓厚的堵在喉头。

  身形一闪,出了佛堂,跃上了屋顶,瓦片、瓦片、瓦片、瓦片……全是瓦片,林平之眼睛瞬间大睁,双手闪电挥动,片刻间,这屋顶被他清出了一个大洞。

  不信邪的林平之差点把整个屋顶给拆了。

  瓦片……剑谱啊,你全是瓦,你自己知道吗?

  下得地上,林平之的心已经被震惊的麻木了,好一会,他才微微定了定神。

  剑谱,空空如也,什么情况。

  去哪了,或者说,……本来就没有。

  林镇南拿去了?联系到今天早晨时说的话,这个老爹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东西,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这个质疑刚出来就被林平之否决掉,林镇南武功差,比起江湖中人,他更像一个商人,为人虽然勇谋皆有,但是不会为辟邪剑法而自宫的,更何况有一个如此美满的家庭。

  还有一种可能是林镇南不想自宫,但是又不想放弃,就拿去参悟,以后放回来,但是逻辑也不对啊,要是真的感兴趣,而又不想自宫,只是参悟,可以抄录下来,没必要拿来拿去,青城派在抄家时,也没找到抄录的。

  那么,他应该是没看过辟邪剑谱,遗言甚至有可能也不是说这个,林镇南说的是向阳巷地窖,而且说是不可翻看,袈裟怎么翻看。

  当然也有可能是不信任令狐冲,想他不会告诉林平之,瞎扯了不少,真真假假,让居心叵测的人去瞎找去,不要找林平之麻烦……那么问题又来了,辟邪剑法是林家家传剑法是不可改变的啊,以林镇南之智会想不到这一点,当然分担压力应该能够做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不知道练辟邪剑法是要自宫的,林平之根本就不相信他知道的话,会告诉自己的儿子,让他自宫练剑。

  等等……老旧、瓦房、屋顶、袈裟,一种种事物闪电般在林平之心头划过,他终于知道来时,在看到这栋屋子时奇怪在哪里了。

  林远图死了有几十年了,写在袈裟上的剑谱,如果好好保管,当然没有问题,问题是放在老旧的屋子,哪怕是放在屋子普通地方,林家后人每过一段时间也会来打扫、清理,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放在屋顶下?屋顶瓦片中?屋顶瓦片上?原著中最有可能放在的是瓦片中,被人一掌掌力拍散瓦顶,掉了下来,那么问题来了,就算是其他两个位置,不打扫清理怎么能让袈裟保存个几十年,自然腐蚀、狂风暴雨、夏署冬寒、蚊虫啃咬……就算没被毁去,不可能保存完好,难道那袈裟还是天蚕丝做的?

  汝甚吊,我不信。

  这么一来,袈裟,决计不可能是林远图死前放去屋顶的,甚至不是林家人,更不是在今天之前,而是在今天之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