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第十七章 会玩的江湖人

林平之江湖浣剑行 三千风华 4190 2019-10-13 17:22

  一张写着大大的‘酒’字长旗,迎风飘扬在成都城外的官道上,一间木棚架子,里面摆着数张方桌、十数张长凳,上面坐满了身配刀剑的客人。八≥一中>文W≦W<W≤.<8≦1<ZW.COM

  酒肆,往往是江湖中人聚集的地方,也往往是那些所谓江湖传言的源头,上至名门子弟,下至镖头、差役、贩夫走卒都有可能出现。

  “听说了没,青城派被魔教袭击了,甚至魔教贼子还扬言说要杀上青城山,鸡犬不留,现在青城派人心惶惶,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年轻汉子对着刚到来的同伴道。

  隔壁一桌数人全是清一色镖师服,其中一人突然高声道:“小兄弟,这你不清楚了,这事说起来还得从那福威镖局给青城派送礼开始说起。”

  镖师愤然道:“想那福威镖局横跨大江南北,气焰甚大,现在又瞧准了四川,就准备了礼物送往青城派,青城门下弟子自然要检验检验,看看是什么东西,结果只是一点点财物,想那福威镖局家大业大,简直九牛一毛都不算,这不是打要饭的么。”

  眼看整个酒肆的人都听着他说,当即得意的‘嘿嘿’一笑,接着道:“大家想想看,青城派的少侠年轻气盛,而福威镖局的镖头也是骄横惯的,两方当即起了口角,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吵红了眼后自然不免动起了刀子,青城弟子虽是名门正派,武功高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啊,再强也架不住福威镖局人多啊!”

  “后来两个青城弟子一合计,现难以全身而退,便一人拼死抵挡,一人逃回去禀报,待青城派弟子再回来时,却现留下的弟子已经被杀。”

  “嘿嘿,现在青城弟子被杀,这青城派肯善罢甘休吗?余观主这等高人,只怕也坐不住,要我看呐,这福威镖局,是要完啊。”

  “嘭……”就在这镖师得意洋洋之际,外间其中一人猛的一掌拍在桌子,喝到:“你这小镖头,分明就是嫉妒,想要污别人镖局,想那福威镖局见谁都是和和气气的,镖局总镖头更是豪气干云,慷慨大气,出手阔绰,哪里是你们能妄议的。”

  “谁……谁说的!”镖头不由抬眼往外看去,却看到几个光着膀子,极为凶悍的汉子,手中的家伙很是光亮,也不知是哪里的绿林,心中惧怕,却又不想弱了气势,丢了脸面,这时他的同伴便出言相劝,这才‘哼’一声的坐下,不再言语。

  经此一闹,酒肆气氛登时一静,这时一位老者咳嗽一声道:“诸位就不要瞎猜了,大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人人都知道是两青城弟子,却不知道是谁,大家知道都是谁吗?”

  有人摇头,有人干脆不说话,老者微微得意道:“被杀的青城弟子叫做葛义豪,逃回去的叫余人俊。”

  “啊!”

  “原来是他!”

  “余人俊又是哪个?”

  待老者说出第一个青城弟子的名字后,一些人却是讶然,显然是知道的,但是后一个却是无人知晓。

  眼看着微微骚动的众人,老者这才摆摆手让他们稍安勿躁,这才接着道:“这葛义豪,想必诸位之中是有知晓的,没错,他就是青城派继青城四秀之后的又一俊杰,很是得余观主喜爱,一手松风剑法俊逸非凡,更难得的是无论是催心掌,还是无影幻腿都极为高明。”

  这一回那些初次听闻的人也是惊异非凡,均想不到被杀的青城弟子竟如此高明,一些人不由道:“另一个青城弟子又是什么人物?”

  老者绺了绺胡子,看了看一些沉思的人,继续道:“想必已经有些人猜到了吧,天下皆知余观主有个儿子叫余人彦,一个余人俊,一个余人彦,嘿嘿。”

  “不对啊,倘若是余观主儿子,定然不会如此名不见经传。”有人看出问题所在,忙向老者提问。

  “这你们就不懂了,余观主固然是英雄了得,但却也是个风流人物,这娶老婆是一个又一个的,而事事都有清疏之分,俊、彦又不是一房所出,自是不同,况且这人的资质天分又各有不同,想来那余人俊母亲不是那么得宠,天分又不甚好,功夫差得紧,所以不是很受余观主待见,是以如此无名。”

  “以那葛义豪的功夫,寻常镖头自然伤不了他,自是魔教袭来,两人不敌之下,只好一人抵抗,一人报信,而余人俊虽是不为余观主所喜,但毕竟是其子,只好让他先逃,谁知却是妄送了性命。”

  众人登时恍然大悟,酒肆一时间便静了下来,显然在消化着老者的话语。

  “不然,不然。”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力,只见一年轻汉子不以为然的摇着头,看着老者要怒的样子赶忙道:“前辈切莫着急,待我说来,前辈说的都对,但是有一点却是不知道,那被杀的青城弟子,是被人从身后一剑杀死,并没有其他伤痕,而逃脱的青城弟子却是毫无伤。”

  “诸位想想看,葛少侠是少年英杰,自是武功高强,如果有人再没有多余打斗而能够将他一剑杀死,会杀不死余……另一青城弟子,还让他不受伤的安全逃脱。”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不由恍然大悟,但是却有人奇怪道:“你怎么知晓,不会是瞎搬的吧。”

  是啊,这么隐秘的事,他怎么知道的,一时间众人都看向了他。

  眼看众人疑色越重,年轻汉子不由急了道:“如何知晓……这倒是不好说出来,不过我敢以性命担保,决计没有骗任何人,否则天打雷劈。”

  听他这么一个毒誓,众人都不再相疑,毕竟江湖没有不透风的墙,青城派的人也不是仙人,住山上,不需要吃喝拉撒,如果汉子将谁透露的说出来,青城派的人再一查,可就害人了。

  “诸位再想想,魔教怎么会突然杀上青城派,要杀也是杀上五岳剑派啊,那五岳剑派与魔教是势不两立,针尖对麦芒,不死不休啊。”年轻汉子继续道。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一时间众人恍然大悟。

  “必是那余人俊嫉妒葛少侠武功高强,名声远扬,很得余观主喜欢,所以偷袭将他杀死,再嫁祸福威镖局……。”

  “不对,应该是那余人俊想要继承青城派,而余观主当然是喜欢余人彦的,门下弟子当然是向着余人彦,如此以后哪还有他的分,因此他开始着手清除异己,第一个就向那葛义豪动手,再假称遭魔教毒手……。”

  “不对,不对,余观主如此高人岂会让他如此小手段骗到,肯定是他们同时看上了一女子,而那女子当然是心向着武功高强、英俊潇洒的葛少侠,所以余人彦便恶从心起,在他不注意间从后面一剑将他杀死。”

  “不对,不对,不对,你们听我说,我倒是听说过二人关系极好,当时还不知道余人俊乃是余观主的儿子,定是二人乃皆有龙阳之好,玩那断背山玩意,之后那葛义豪害怕世俗的眼光,怕给青城派蒙羞,遭天下人耻笑,欲想终结此关系,想那余人俊不为父亲、师兄弟喜欢,只有葛义豪待他好,且与其同床共枕,顿时心若死灰,再死劝不回葛义豪心意后,因爱生恨,暴起突袭,而两人乃枕边人的关系,自然不会有所防备,又是自其身后而,是以一剑杀之。”

  ……………………

  “噗……”

  自始至终独自在酒肆静静品喝茶酒的俊逸少年,将口中的茶酒狠狠的喷了出来,正是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林平之。

  那日下了青城山后,他便化了妆,顺便易了容,去找了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大把大把的银两甩过去,不过数天,关于青城派的江湖传言便传的沸沸扬扬的,但是仍旧没有这一次那么劲爆,心里那是自愧不如,直道:会玩。

  而且,在此之前他并不知晓那两青城派弟子身份,只道是两青城派的龙套,谁知他们却让自己有意外的惊喜,并且,林平之当时在那昏倒的余人俊身上,搜出的小册子封面写着‘松风剑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